我的妻子闵柔是个大美女,天生皮肤白皙细腻,曲线玲珑,在我滋润下浑身散发着妩媚性感的女人味。


前几天我带她回老家上族谱,遇到亲戚结婚,就多待了几天,没想到却让我们夫妻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天我正在院里坐着,一男一女走了过来,男人身材矮桩光头,女人腰肢纤细,深红色低胸上衣的勾勒出深沟,脸蛋透出一股不正经的狐媚。


“赵猛?”我眉头一皱,眼前的矮壮男是二姨家儿子,从小就是人烦狗厌的存在,因为比我大几岁,小时候还欺负过我,后来因为我俩打架,双方父母还对骂过,闹的不相往来了。


“这是弟妹吧,真是漂亮啊。”赵猛客气的打招呼,没等妻子伸出手就一把把妻子的手抓了过去,还不停的揉捏着。


“美红,过来。”赵猛转身叫同来的女子,就这还不放开妻子的手,妻子脸上现出尴尬的神色,用力把手抽了出来。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赵猛,你怎么回事?”


赵猛也不回话,叫美红的女子跑了过来,离近了看,上身她穿着一个白色露脐小衫,雪白纤细的腰肢扭动着,下身穿着超短裙,看着更不正经了。


image.png


女人走近后和我打招呼,“小飞,还记得我不?小时候咱俩还扮过夫妻呢。”


我笑着敷衍没说话。


而赵猛这时又想去拉妻子的手,我心里冒火准备发作,妻子却直接挽住了我的胳膊,“老公,你带我出去逛逛吧?”说完还对我俏皮的眨了眨眼。


我哈哈一笑,牵着闵柔的手,直接走出了院子,我牵着她跟着记忆走到了一个路口,告诉她儿时玩乐的趣事,不料走在赵猛家院外的时候,却传来几个男人的声音。


“你们看到赵飞带来的那个女人了吗?”


“啧啧,那个女人那身段,那脸蛋,小模样馋死人了,不愧是上海来的女人,要是我老婆,我让她下不了床。”


“就凭你?你还是想想怎么把猛哥哄开心了,让你尝尝美红的滋味吧。”


我没心思再继续听下去,直接拉着妻子离开了那里,而妻子则被那几个男人的淫言秽语刺激的满面潮红,羞的不敢抬头,半个身子都发软靠在我的身上了。


周围的男人把目光投注在她的身上,那种目光透露着欲望,恨不得把她从上到下看个通透。


说实话我有点后悔留下,但还必须待一晚,因为闵柔是伴娘。


这事也凑巧,原来安排三个伴娘,但其中一个突然有急事来不了,于是三姨就商量让闵柔顶一下,我们这的规矩,只要没生过孩子,就可以当伴娘。


闵柔没当过伴娘,当时就有点跃跃欲试,满脸期待的看向我。


而我陷入了为难,因为我们这有闹伴娘的习惯,但看着妻子可怜巴巴的眼神只好答应,结果却被拖住走不掉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玩手机,看着妻子洗完澡穿着睡裙出来,原本就是魔鬼身材的她,这个时候更加妩媚动人了。


我伸手把她拉到了怀里,玩着她的秀发,妻子的小嘴却一口就含住了我的手指。


我的本意只是挑逗一下她,没想到她还对我做出魅惑的神情,我一时间呆住了。


我双手扶住闵柔的纤腰就要把睡裙扯开,但平时只要一个眼神就能体会心意的妻子此时却傻乎乎的不解风情,我正着急,却看见她的眼睛里分明有一丝调皮的意味。


我心头一热直接把她推倒在床。


就在这时,一个很轻微的声音从窗外传来,我把头从妻子的身上抬了起来。


“怎么停下来了~”妻子的声音酥酥的。


“外面好像有声音。”


“哎呀,可能是只野猫吧,别管了,我们继续。”


但因为第二天必须早起,所以我和妻子也就点到为止,并没有玩的太晚。


而婚礼当晚,果然出了意外。


全国婚礼仿佛都有一个用嘴传纸条的游戏,而妻子是最漂亮的伴娘,所以伴郎就故意吃她豆腐,用嘴吸着纸片,双唇即将贴上的瞬间故意掉落,从而和她真的接吻。


三个伴郎都或多或少占过她的便宜,而这个傻女人却还乐在其中。


如果这些还算无伤大雅,真正的危机是在晚上出现的,一开始是几个小混混对伴娘动手动脚,妻子性格中有傻萌的一面,她可以在兴奋中接受一些小暧昧,但是当一只只无耻的手真的落到她身上的时候就爆发了,她尖叫着拼命反抗。


有些压在她身上的人开始转向另两个伴娘,其中一个是新娘的亲妹妹。


新娘愤怒了,“你们这些畜生,我妹妹还上学呢!”


但不知谁说了一句,“哈哈,我就喜欢学生,嫩!”众人一阵哄笑,继续扒衣服。


妻子眼见无数双手在两个吓呆的女孩身上,有人把手伸向裙下去扒她们内裤。


妻子性格中倔强的一面爆发了,她踹开几个还在纠缠她的无赖,“放开那两个女孩,你们冲我来!”


那些混混在短暂的惊愕后扑向了她。


而当时我还在院子外帮忙送客人。


一个小屁孩跑出来,说有人扒姐姐们的衣服,我一听就炸了,抄起身边一只板凳就冲了过去。


赵猛离屋里更近,扔了手里的烟头也冲了过去,他比我更快进了房间。


等我进了房间后,却见赵猛抱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冲了出去,因为人太多,我一时没看清他怀里的女人是谁。


而屋里的无赖开始往外跑,新娘赤着脚追出来指着一个人,“就是他耍流氓。”


我举起手里的板凳就砸了过去,那人直接被我砸倒在地。


“还有他,别让他跑了!”又是新娘的尖叫。


这时候,越来越多女方青壮年冲来加入战团,此后是男方的青壮年,一言不合又动上了手。


我四处寻找妻子的身影,只见新娘正在一个角落抱着她,她的身上被盖了一层床单,我急忙扑过去。


妻子蜷缩着身体不停发抖,伴娘服被撕坏了好几处,后背的拉链整个被撕脱了,裙摆被撩到腰间,内裤已经不见了。




我一把抱起妻子向外面走去,妻子一直没说话,只是安静地把头埋在我的胸前,回到家里,我把她放到床上,轻轻把她搂在怀里,抚着她的秀发安慰她。


“老公你刚才好英勇,我全都看见了。”妻子轻声说道。


“先别说这些,你受伤没有?”


她摇了摇头,“没受伤,就是便宜被占尽了,你再不来,他们都要轮奸我了。”


我一愣,如果是在以前,妻子绝对说不出这句话,看来这件事对她的冲击力很大。


“老公,我也好英勇,那两个姑娘都快被强奸了,我大吼一声冲我来!”


“然后你就差点被轮奸了。”我瞪着她。


“老公,赵猛其实不坏,就是他把我抢出来的,而且他也没趁机占我便宜。”


我这才知道赵猛抱出的衣衫不整的女人原来就是妻子。


“跟他保持距离,我不喜欢他。”


“哦。”妻子乖巧的答道。


妻子此时已经平静了很多,但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毕竟刚抱出来时的全身发抖可不是装的。


等我洗完澡,回到房间,妻子已经侧着身体背对着我睡了。


想着心事我也进入了梦乡,半夜里被尿憋醒,却发现妻子不在床上,难道也是去厕所了?


我带着狐疑来到厕所,没人!我先解决了自己的问题,然后站在原地瞎琢磨,妻子会去哪儿呢?


就在这时,我听见一些细微的声音,乡下的夜晚很安静,这一听吓了一跳,居然像是轻微的女人喘息声,我立刻想到有了很不好的预感,这喘息声和妻子很像,我的内心顿时焦躁起来。


我已经睡意全无,根据声音锁定了前方厢房,我蹑手蹑脚走过去,凑过窗户缝往里看去。


首先看见的是一个全身光秃秃的矮壮背影,那是赵猛,此时的他双手正紧握着一个女人的细腰,满头大汗的奋战,那么这个女人是谁?


我将窗户缝隙轻轻拉大,女人的喘息声愈发高亢,而随着视线的开阔,我看到那个女人的睡裙,那熟悉的颜色让我的心仿佛掉进冰窟,我不顾一切的拉开窗户,我要看到她的脸,看看那个趴在赵猛身前的女人,到底是不是我的妻子闵柔……

故事未完,剩余内容欢迎添加微信好友解锁全文

image.png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8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