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2,本来青春年少,正是最好的年纪。但实际上,我每日都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


在亲戚朋友看来,我是一个“变态”,一个随时可能蹲牢子的准犯人。


匿名吧,讲讲自己的真实经历。


或许,你同样会恶心我,但又或者,看完时,你能多多少少的理解我们这类人的无奈。


image.png


这世上有三种病,堪称最疼。


蛔虫钻胆、肾结石、主动脉夹层撕裂。


碰到任何一种,绝对求生无门、求死无路。


但同样的,还有两种怪病,被称为魔鬼诅咒。


讲真,不是科幻小说里的桥段,而是现实中存在的。


其一、贪食症。女孩居多。


这是什么概念?哪怕吃到撑了,但还是想吃。


就像饕餮一样,吃、吃、吃,乐此不疲。直到身体最后崩盘垮掉。


其二、学名叫,周期性的性冲动。但说俗一点,性瘾癖。


凡事带癖(瘾)这个字眼,准不是好事。


毒瘾、赌瘾、酒瘾…哪种人最后能活好了?


而我,就属于后者。


追溯起来,高二那年,我第一次犯病。


同桌穿了一件白裙子。


雪白的裙子,把她的双腿衬托的更加修长和白腻。


一上午,我什么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彻底乱了。


一直偷偷往桌下面瞥着。


还有着各种杂乱的念头,甚至是一种不能说出来的,很可怕的冲动。


不得已,去了医院。


结果,脑垂体肿瘤。


医生的话,也像复读机一样,一次次在我耳边响起。


“垂体瘤是病根,在它影响下,你的雄性激素比正常人多20%。”


“做不了手术,这地方能碰么?哪怕稍稍沾那么一下子,人就当场走了!”


“这病的后果?你们做好心理准备,这孩子以后会出现周期性的性冲动,很危险!”


我当时才多大,但在某方面,却远超成人了。


我曾无数次的憧憬未来,自己会什么样?


但现在,我能想到的,只有咸猪手、偷窥癖、变态这类的字眼。


做过放化疗。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厌恶红色。


一袋高高挂起的红药水,一点点的流进我的身体。


十天的疗程,我却高烧了七天。


烧到天昏地暗。最狠的时候,我爸就站在我面前,但我浑浑噩噩着,竟不认识他。


也试过中药。


每天简直拿它当饭吃。


而且,为了能刺激肿瘤缩小,中药的剂量都极大。


有数次,我喝抽了。


无助的躺在床上。剧烈癫痫着,嘴里还呼啦呼啦,不断往外吐掺杂着药水的黑色泡泡。


但,换来的是什么?


钱没少花,却没有任何效果。


一年后,我的小伙伴都考上了心仪的高校,踏进了美好的校园。


而我,每天睡起来后,只能隔着窗户,隔着那一层防盗栅栏,望着外面的世界。


一个日记本上,写了满满好几页的“正”字。


每一笔,都代表着被囚禁的一天。


日记的最开始,同样,也记录着曾经的一些不堪。


那是恶化后的一系列反应。


去超市买东西,我不挑商品,却死死盯着女顾客…


在大街上走着,我跟女孩擦肩而过时,有数次伸手的冲动…


所以,软禁!在我强烈要求下的软禁。


生而为人,哪怕最后熬死,我也不想最后变成被万人唾弃的畜生!


性瘾,可怕的诅咒。


据我所知,导致它的原因,多方面。


心理的,还有病拿的。


如果一个人从小被虐待,很严重的那种。又或者长期从事高压工作的人。


这两者,都有可能成为准性瘾的群体。


做那种事时,跟变了个人一样,很疯狂。


又或者花样百出,甚至是换上奇装异服等等,所谓的花活儿吧。


但这类的,看心理医生,想缓解,不是很难。


而我…病变导致。


谁能真的理解,我瘾头发作时有多痛苦?


往往是深夜,隔三差五的,我就莫名惊醒,随之而来,是一种难以描述的痛苦。


脑袋里各种混乱和瞎想,一脸醉酒般的通红,也大喘着气,口水哈喇子横流。


这就是瘾。


每次我也只是玩了命的咬着被褥,甚至撕扯着床单,试图让自己能稍微好受一些。


“死不了,我死不了的!”


我拼了命的打心里大喊。


当然了,在求医无果之下,我也做过很多极端的事情。


寒冬三九,我把窗户大敞四开,把刚洗完,还湿漉漉的脑袋,凑到窗户前。


“冻死你!我冻死你!”


我使劲拍着脑袋,哭着自言自语。


又或者,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同时,还有四个刚断电的热水袋。


那种闷热的环境,一度让我汗透。


“热死它!”


我这么想着,但换来的,最终只有我翻着白眼,陷入半昏迷。


我想过,人这辈子,到底图什么。


金钱地位,爱情家庭?


其实,有必要那么宏伟么?我只想,自己像个正常人一样,能找个工作养活自己,也能以后组建一个家庭。




但,人生真的不公平。


我这种简简单单的想法,竟成了奢求。


奢求到,某一天,我爸又打听到了一个法子。


二选一的阴暗。


那是小鬼子的进口药。


吃了它,能完全镇住雄性激素。


也就是说,我这病,等于被解决了。


但什么叫镇住?


一把双刃剑,一种此消彼长的副作用。


雄(激素)降,雌涨!


“儿子,这事你自己考虑吧!”我爸撂下这句话来。


整整三宿,我没怎么睡。


第四天晚上,我拿定了主意,坐在窗台上,哭着录歌。


很奇怪吧,我一直是个五音不全的主儿,这时却在唱。


腾格尔的天堂、崔健的摇滚等等。


反正都各种偏男人的歌。


最终,我极其珍惜的把它们传到云盘上。


因为,我怕再想听,就很难了。


小鬼子的药,果然厉害。


服药第五天,我洗脸时,先是惊悚的叫了一嗓子,随后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我没刮胡子的习惯。


但此时,随手抓一把,胡子就跟香皂泡搅在一起,整根整根的掉了下来…


服药半个月,我像个哑巴一样,甚至是,遇到什么事时,我往往更爱比划。


就因为,一开口,我就是一个公鸭嗓。


赶巧那段时间,正热播新版笑傲江湖。


剧中的东方不败,是我绝对的噩梦。


我也变身成键盘侠,去弹幕中各种无力怒骂。


一种,发泄吧…


而服药一个月后,也是我软禁在家的第二年的第二个月,我终于出门了。


光明正大,不再是夜里鬼鬼祟祟的出去透气。


走在街头,享受着太阳光的沐浴,也敢正视的欣赏着各种路人甲乙丙。


还担心什么性冲动?


走的满头大汗时,我无意间的一个动作,也把路人吓到了。


长得挺高大的一个爷们,擦汗的动作却那么妖和娘…


我本以为,这辈子自己或许能有同事,但永远的,不会有知心朋友了。


原因很简单。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该在哪个群里呢?


找男性朋友,我们有共同话题么?


反之,面对女人,我同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那是一次买药。


为了这种进口药,每个月我都联系药贩子。


或许,也该称他们药神吧。


一次偶然,我遇到了病友。


跟我买了同样的药,而且同样的,粘着假胡子。


就像命中注定一般,我俩迅速打成了一片。


他叫二狗。很土的名字。


其实本来叫天佑,但他觉得,天佑像是一种讽刺。


难不成,老天瞎了?保佑来保佑去的,却保佑这么个德行出来?


所以,就二狗了!


至少,好养活!


我俩经常一起喝酒。


就在地摊。


刚开始,我们都会假模假样一番,像一般男人那样,会谈论女人。


只不过,有句话,你越得不到什么,就越在乎什么。


我俩就是。


喝多后,也都露出尾巴了。


我俩勾肩搭背,迈着娘里娘气的步伐,在空旷的深夜街头溜达。


走累了,也随处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


这时的二狗,悲伤之极,总会大哭。


边哭边女人般的捶我。


他不想一直这么下去,尤其他还是个货拉拉司机。


一个本身以男人为主的职业中,大家都叫他什么?狗姐!


一个男人,却贯于姐的字眼…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甚至,我也冒出一个画面来。


会不会以后的自己,参加工作后,也被称为姐呢?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耻辱!


而二狗呢,也跟我反复提过一件事。


“老弟,咱们的病,肯定有办法治的。”


“偏方,你听过邪方么?”


我摇摇头。


二狗又解释起来。


“我打听过,咱们这病,在玄学看来,属于邪祟入体了。所以,想治好它,就得以邪攻邪。”


“对了,中医不有句类似的话么?以毒攻毒!”


“没错,咱们以后不会娘了,就用邪方,把病治好了!”


我看着他那异常坚定地眼神,还有那疯疯癫癫的像老娘们一样的笑声。


突然间,我酒都醒了,也没来由的吓得一哆嗦。


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


而真正的狠人,能够改变现状。


我不知道二狗属于哪种。


自打那次喝酒后,他竟一门心思的,寻找起邪方。


我有他的微信,当然了,也有他朋友圈的最新动态。


一句话,相当的疯狂。


他烧过纸人,那种画了眼睛的纸人。


大半夜的,躲在桥头下。纸扎堆成小山,熊熊烈焰,他就跪在这前面,不断地磕头祈祷。


这一块,有说道。


纸人点了眼睛,容易招来邪祟。


但二狗不仅不在乎,还似乎有意为之。


另外,他吃过死人的头盖骨。


这,美其名曰,替罪。


用其它死人的灵魂,给他替罪。


当时我吓到玩了命的给他留言。


甭管哪里来的头盖骨,但这绝对是犯法的。


虐尸,食尸?


具体罪名我不知道,但肯定小不了。


只不过,这种担心,也貌似多余了。


因为没几天呢,他又在朋友圈各种怒骂,说头盖骨是头盖骨,但却是狗的。




我也说不好自己的感觉。


应了一句话,渐渐地,见怪不怪了吧。


那是一晃,到了半年前。


二狗诡异的消失了好久,而我,摊上了大麻烦。


再好的药,都有耐药的说法。


说白了,吃着吃着,就不灵了。


这一晚,我又胡子拉碴的,躲在屋里,坐在窗前。


周围全是啤酒瓶子。


既然没用,我索性停药了一周多。


结果,属于男人的东西,又陆续回来了。


只不过,我也明白,时间的问题。


很快,那种让人备受煎熬的瘾头,也会降临在我头上。


都说命这东西,是绝对对抗不了的,该着你井里死,就绝不会河里亡。


我还想起一句话,天生我材必有用。


但我的用处是什么?命理该当的咸猪手么?


又一次抹着泪和凄凉的苦笑时,突然的,微信响了。


视频邀请。


本来兴趣全无的拿起来一看。


竟是二狗。


接通后,我看愣了。


二狗脸色相当不错,而且还什么当初娘里娘气的模样,他的打扮,有些小雅痞。


尤其下巴上的胡子,还特意修了修。


总的来说,相当man。


“我好了!”他开口就这么一句。


“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


“我的病,治好了,偏方!”二狗生怕我听不清,这时还微微提高了嗓门。


这是他的真正声音么?


充满男人的磁性。


这一刻,我甚至都自卑了,因为我的嗓音,还处于半公鸭和半沙哑的状态。


“你用的什么偏方?”


沉默一番后,我还是问出了最大的疑问。


毕竟医学都治不了的疑难杂症,我不信真有偏方能治好。


结果呢,二狗微微一笑,甚至是,笑的很神秘和诡异。


他又贴近手机,说了一个词。


而我,目瞪口呆之余,也瞬间冷汗直流…

我22,本来青春年少,正是最好的年纪。但实际上,我每日都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


在亲戚朋友看来,我是一个“变态”,一个随时可能蹲牢子的准犯人。


匿名吧,讲讲自己的真实经历。


或许,你同样会恶心我,但又或者,看完时,你能多多少少的理解我们这类人的无奈。




这世上有三种病,堪称最疼。


蛔虫钻胆、肾结石、主动脉夹层撕裂。


碰到任何一种,绝对求生无门、求死无路。


但同样的,还有两种怪病,被称为魔鬼诅咒。


讲真,不是科幻小说里的桥段,而是现实中存在的。


其一、贪食症。女孩居多。


这是什么概念?哪怕吃到撑了,但还是想吃。


就像饕餮一样,吃、吃、吃,乐此不疲。直到身体最后崩盘垮掉。


其二、学名叫,周期性的性冲动。但说俗一点,性瘾癖。


凡事带癖(瘾)这个字眼,准不是好事。


毒瘾、赌瘾、酒瘾…哪种人最后能活好了?


而我,就属于后者。


追溯起来,高二那年,我第一次犯病。


同桌穿了一件白裙子。


雪白的裙子,把她的双腿衬托的更加修长和白腻。


一上午,我什么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彻底乱了。


一直偷偷往桌下面瞥着。


还有着各种杂乱的念头,甚至是一种不能说出来的,很可怕的冲动。


不得已,去了医院。


结果,脑垂体肿瘤。


医生的话,也像复读机一样,一次次在我耳边响起。


“垂体瘤是病根,在它影响下,你的雄性激素比正常人多20%。”


“做不了手术,这地方能碰么?哪怕稍稍沾那么一下子,人就当场走了!”


“这病的后果?你们做好心理准备,这孩子以后会出现周期性的性冲动,很危险!”


我当时才多大,但在某方面,却远超成人了。


我曾无数次的憧憬未来,自己会什么样?


但现在,我能想到的,只有咸猪手、偷窥癖、变态这类的字眼。


做过放化疗。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厌恶红色。


一袋高高挂起的红药水,一点点的流进我的身体。


十天的疗程,我却高烧了七天。


烧到天昏地暗。最狠的时候,我爸就站在我面前,但我浑浑噩噩着,竟不认识他。


也试过中药。


每天简直拿它当饭吃。


而且,为了能刺激肿瘤缩小,中药的剂量都极大。


有数次,我喝抽了。


无助的躺在床上。剧烈癫痫着,嘴里还呼啦呼啦,不断往外吐掺杂着药水的黑色泡泡。


但,换来的是什么?


钱没少花,却没有任何效果。


一年后,我的小伙伴都考上了心仪的高校,踏进了美好的校园。


而我,每天睡起来后,只能隔着窗户,隔着那一层防盗栅栏,望着外面的世界。


一个日记本上,写了满满好几页的“正”字。


每一笔,都代表着被囚禁的一天。


日记的最开始,同样,也记录着曾经的一些不堪。


那是恶化后的一系列反应。


去超市买东西,我不挑商品,却死死盯着女顾客…


在大街上走着,我跟女孩擦肩而过时,有数次伸手的冲动…


所以,软禁!在我强烈要求下的软禁。


生而为人,哪怕最后熬死,我也不想最后变成被万人唾弃的畜生!


性瘾,可怕的诅咒。


据我所知,导致它的原因,多方面。


心理的,还有病拿的。


如果一个人从小被虐待,很严重的那种。又或者长期从事高压工作的人。


这两者,都有可能成为准性瘾的群体。


做那种事时,跟变了个人一样,很疯狂。


又或者花样百出,甚至是换上奇装异服等等,所谓的花活儿吧。


但这类的,看心理医生,想缓解,不是很难。


而我…病变导致。


谁能真的理解,我瘾头发作时有多痛苦?


往往是深夜,隔三差五的,我就莫名惊醒,随之而来,是一种难以描述的痛苦。


脑袋里各种混乱和瞎想,一脸醉酒般的通红,也大喘着气,口水哈喇子横流。


这就是瘾。


每次我也只是玩了命的咬着被褥,甚至撕扯着床单,试图让自己能稍微好受一些。


“死不了,我死不了的!”


我拼了命的打心里大喊。


当然了,在求医无果之下,我也做过很多极端的事情。


寒冬三九,我把窗户大敞四开,把刚洗完,还湿漉漉的脑袋,凑到窗户前。


“冻死你!我冻死你!”


我使劲拍着脑袋,哭着自言自语。


又或者,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同时,还有四个刚断电的热水袋。


那种闷热的环境,一度让我汗透。


“热死它!”


我这么想着,但换来的,最终只有我翻着白眼,陷入半昏迷。


我想过,人这辈子,到底图什么。


金钱地位,爱情家庭?


其实,有必要那么宏伟么?我只想,自己像个正常人一样,能找个工作养活自己,也能以后组建一个家庭。




但,人生真的不公平。


我这种简简单单的想法,竟成了奢求。


奢求到,某一天,我爸又打听到了一个法子。


二选一的阴暗。


那是小鬼子的进口药。


吃了它,能完全镇住雄性激素。


也就是说,我这病,等于被解决了。


但什么叫镇住?


一把双刃剑,一种此消彼长的副作用。


雄(激素)降,雌涨!


“儿子,这事你自己考虑吧!”我爸撂下这句话来。


整整三宿,我没怎么睡。


第四天晚上,我拿定了主意,坐在窗台上,哭着录歌。


很奇怪吧,我一直是个五音不全的主儿,这时却在唱。


腾格尔的天堂、崔健的摇滚等等。


反正都各种偏男人的歌。


最终,我极其珍惜的把它们传到云盘上。


因为,我怕再想听,就很难了。


小鬼子的药,果然厉害。


服药第五天,我洗脸时,先是惊悚的叫了一嗓子,随后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我没刮胡子的习惯。


但此时,随手抓一把,胡子就跟香皂泡搅在一起,整根整根的掉了下来…


服药半个月,我像个哑巴一样,甚至是,遇到什么事时,我往往更爱比划。


就因为,一开口,我就是一个公鸭嗓。


赶巧那段时间,正热播新版笑傲江湖。


剧中的东方不败,是我绝对的噩梦。


我也变身成键盘侠,去弹幕中各种无力怒骂。


一种,发泄吧…


而服药一个月后,也是我软禁在家的第二年的第二个月,我终于出门了。


光明正大,不再是夜里鬼鬼祟祟的出去透气。


走在街头,享受着太阳光的沐浴,也敢正视的欣赏着各种路人甲乙丙。


还担心什么性冲动?


走的满头大汗时,我无意间的一个动作,也把路人吓到了。


长得挺高大的一个爷们,擦汗的动作却那么妖和娘…


我本以为,这辈子自己或许能有同事,但永远的,不会有知心朋友了。


原因很简单。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该在哪个群里呢?


找男性朋友,我们有共同话题么?


反之,面对女人,我同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那是一次买药。


为了这种进口药,每个月我都联系药贩子。


或许,也该称他们药神吧。


一次偶然,我遇到了病友。


跟我买了同样的药,而且同样的,粘着假胡子。


就像命中注定一般,我俩迅速打成了一片。


他叫二狗。很土的名字。


其实本来叫天佑,但他觉得,天佑像是一种讽刺。


难不成,老天瞎了?保佑来保佑去的,却保佑这么个德行出来?


所以,就二狗了!


至少,好养活!


我俩经常一起喝酒。


就在地摊。


刚开始,我们都会假模假样一番,像一般男人那样,会谈论女人。


只不过,有句话,你越得不到什么,就越在乎什么。


我俩就是。


喝多后,也都露出尾巴了。


我俩勾肩搭背,迈着娘里娘气的步伐,在空旷的深夜街头溜达。


走累了,也随处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


这时的二狗,悲伤之极,总会大哭。


边哭边女人般的捶我。


他不想一直这么下去,尤其他还是个货拉拉司机。


一个本身以男人为主的职业中,大家都叫他什么?狗姐!


一个男人,却贯于姐的字眼…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甚至,我也冒出一个画面来。


会不会以后的自己,参加工作后,也被称为姐呢?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耻辱!


而二狗呢,也跟我反复提过一件事。


“老弟,咱们的病,肯定有办法治的。”


“偏方,你听过邪方么?”


我摇摇头。


二狗又解释起来。


“我打听过,咱们这病,在玄学看来,属于邪祟入体了。所以,想治好它,就得以邪攻邪。”


“对了,中医不有句类似的话么?以毒攻毒!”


“没错,咱们以后不会娘了,就用邪方,把病治好了!”


我看着他那异常坚定地眼神,还有那疯疯癫癫的像老娘们一样的笑声。


突然间,我酒都醒了,也没来由的吓得一哆嗦。


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


而真正的狠人,能够改变现状。


我不知道二狗属于哪种。


自打那次喝酒后,他竟一门心思的,寻找起邪方。


我有他的微信,当然了,也有他朋友圈的最新动态。


一句话,相当的疯狂。


他烧过纸人,那种画了眼睛的纸人。


大半夜的,躲在桥头下。纸扎堆成小山,熊熊烈焰,他就跪在这前面,不断地磕头祈祷。


这一块,有说道。


纸人点了眼睛,容易招来邪祟。


但二狗不仅不在乎,还似乎有意为之。


另外,他吃过死人的头盖骨。


这,美其名曰,替罪。


用其它死人的灵魂,给他替罪。


当时我吓到玩了命的给他留言。


甭管哪里来的头盖骨,但这绝对是犯法的。


虐尸,食尸?


具体罪名我不知道,但肯定小不了。


只不过,这种担心,也貌似多余了。


因为没几天呢,他又在朋友圈各种怒骂,说头盖骨是头盖骨,但却是狗的。




我也说不好自己的感觉。


应了一句话,渐渐地,见怪不怪了吧。


那是一晃,到了半年前。


二狗诡异的消失了好久,而我,摊上了大麻烦。


再好的药,都有耐药的说法。


说白了,吃着吃着,就不灵了。


这一晚,我又胡子拉碴的,躲在屋里,坐在窗前。


周围全是啤酒瓶子。


既然没用,我索性停药了一周多。


结果,属于男人的东西,又陆续回来了。


只不过,我也明白,时间的问题。


很快,那种让人备受煎熬的瘾头,也会降临在我头上。


都说命这东西,是绝对对抗不了的,该着你井里死,就绝不会河里亡。


我还想起一句话,天生我材必有用。


但我的用处是什么?命理该当的咸猪手么?


又一次抹着泪和凄凉的苦笑时,突然的,微信响了。


视频邀请。


本来兴趣全无的拿起来一看。


竟是二狗。


接通后,我看愣了。


二狗脸色相当不错,而且还什么当初娘里娘气的模样,他的打扮,有些小雅痞。


尤其下巴上的胡子,还特意修了修。


总的来说,相当man。


“我好了!”他开口就这么一句。


“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


“我的病,治好了,偏方!”二狗生怕我听不清,这时还微微提高了嗓门。


这是他的真正声音么?


充满男人的磁性。


这一刻,我甚至都自卑了,因为我的嗓音,还处于半公鸭和半沙哑的状态。


“你用的什么偏方?”


沉默一番后,我还是问出了最大的疑问。


毕竟医学都治不了的疑难杂症,我不信真有偏方能治好。


结果呢,二狗微微一笑,甚至是,笑的很神秘和诡异。


他又贴近手机,说了一个词。


而我,目瞪口呆之余,也瞬间冷汗直流…

故事未完,剩余内容欢迎添加微信好友解锁全文

image.png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7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