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的沙发上,李叔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粗鲁扯下我的内衣。

“都是喂母乳,你给孩子喂,给我喂不都一样吗,矫情什么?再说了,你让我痛快舒坦了,我还给你塞小费。”他眼神灼热的扫视着我的心口。


我尴尬的挣扎开,躲在沙发后面。


我是个乡下来的奶妈,但我不下贱!


……


儿子刚出生,就因为先天不足体弱,心脏发育得不好,因此一直住在医院的病房里,每天都要用药,后面还要做手术。


我和老公是乡下人,没什么积蓄,双方父母靠地生存,根本帮不上忙。


为了钱,我来市里的家政公司,求中介帮我找一份保姆工作,可他们却给我安排进了新生儿的家庭做奶妈,给婴儿喂母乳。


这工作更轻松,却挣保姆两倍的钱,我狠狠的心动了。


我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于是我进了李叔的家里,她老婆沈姐刚生下孩子,但人到中年,奶水不足,又急着恢复上班,因此要我包月在他们家工作,月薪七千。


前两天,我和李叔相安无事。


但第三天,沈姐越发信任我,就离家去上班了,只留我和李叔在家。


我走进婴儿房,如往常一样解开内衣。



娃吃得很高兴,笑脸灿烂。


我却惨了,因为那处十分成熟,生娃后涨奶很痛,更是敏感,只要喂母乳都会疼得浑身不舒服。


时间差不多了,我将娃放进婴儿床,刚要穿上内衣,突然那处被一把抓住,力道疼得钻心。


是李叔,他痴迷的盯着那处,咽下口水,“真有料啊!不像我老婆,一点都抓不住。”


我不敢立即得罪他,因为入行第一天起,红姐就告诉我,一旦被雇主家开除,那接下来的半年都别想干活了。


可我不拒绝,李叔手上的行为就更过火了,“真沉啊!”


除了老公外,没有其他男人碰过我那处。


而我老公,整天在外面跑长途,根本顾不上我们这个小家,更顾不上帮我解压,因此我时常感到空虚。


因此猛地被李叔这么一刺激,我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身体又疼又痒,里似乎有股热流涌进双腿间,我赶紧一把推开李叔,扣上内衣,逃到客厅里。


喝了口冷白开,我勉强定了定神,看着快步走来的李叔,惊慌的摆手:“您别这样,超过底线的事,我绝不能干!”


李叔笑呵呵道:“招娣啊,你刚生完孩子,奶水一定很多吧,每天喂完孩子,还是会涨的吧?”


我羞耻的低下头,瓮声瓮气道:“是的,不要紧的李叔,我会直接挤掉当天多余的,不会影响第二天喂孩子。”


李叔挪到我身边,紧挨着我,拉过我的手摸了摸,“这多可惜啊,不如你让我……”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心跳如擂鼓,又害怕,又有种隐秘的兴奋感。


李叔拿出钱包,数了五百块,塞进我的外套口袋,“听说母乳比牛奶还好,很补的。”


我一把掏出五百块,放在桌上。


李叔脸色阴沉了下去,“你不要给脸不要,我花钱雇你难不成就是为了让你给娃喂母乳,七千块工资啊!本科应届毕生生,在海城刚找工作也就四千块一年,你就高中学历而已,凭啥拿他们两倍?”


他嗤笑道:“难不成就是因为有料?”


我往边上逃走,他一把抓住了我:“还是凭你翘啊?”


我被气哭了,直接说:“今天的工作干完了,我得回家了。”


回到城中村的出租屋里,我趴在床上放声痛哭,回想被羞辱的场面,又心酸,又有些情热。


想了想,我给红姐打去电话。


“哎呀是招娣啊,怎么哭了,在雇主家受委屈了?”不同于第一天见面,红姐的声音很严肃。


我不安的点点头,捧着手机说:“姐,我不敢去他们家了,李叔手脚不老实,今天还硬是要给我塞钱要我做他的奶妈,他都四十多岁了!”


他可能会为了一时新鲜背叛家庭,但我不愿意。


红姐打了个哈欠,不紧不慢道:“现在的保姆市场很冷,我们中介小本生意客源少,但成人奶妈市场很活跃,所以和成人奶妈论坛有合作。你家雇主就是从论坛上,一眼就看上了你。”


我们做奶妈的,在找工作前,都会脱掉内衣,而后由中介公司发给各家客户挑选。


这事我知道,可我不知道客人竟然是想给自己挑奶妈,而不是给孩子!




红姐又说:“你奶水品质不错,给孩子喝不完,不如就分给给大人喽。大人不就是个大小孩吗,男人至死还是少年呢,你别不好意思啊。赚钱嘛,做啥都不磕碜,再说了,我又不要你卖身!”


我定定的看着天花板,无法接受,“这份工作我做不来,红姐,就当我求你,帮我重新找一份工作好吗,钟点工也行!”


“呵。”


电话那头,红姐冷笑了一声,才道:“你别忘了,你通过我们和雇主签了三个月的合同,要是你不干了,得赔他们一个月工资,赔我们一个月工资。”


一万四?


我娃在医院一个月要一万二,我现在兜里都掏不出下个月的住院钱,哪有钱赔?


这一刻,我才想通,红姐从一开始就给我设下了圈套!


要么我乖乖听她的,要么就得赔得底掉,让孩子住不起医院。


所以明知等着我的是个火坑,我也得咬着牙往下跳!


我崩溃了,哭着答应红姐会干好这三个月的喂母乳工作。


红姐的声音轻柔了很多,“招娣妹子你放心,只要好好干,我包你一个月挣大几千的小费。现在成人奶妈可火了,单次给客人也就是奶油喂母乳一回,报价500,包夜3000,包月3万。”


3万?


这对我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我连彩礼都没拿到这么多,更别提靠工资攒这么多钱了!


压制着羞耻心,我说:“那我试试。”


红姐高兴的笑个不停,还说:“你放心,就以你那两处的资本,接下来绝对能做到行业翘楚。”


翘楚是啥意思我不懂,但大概就是很牛吧。


我有些忐忑不安,又有些期待。


钱是穷人胆。


第二天,我一早就去李叔家给孩子喂母乳。




沈姐上班后,李叔就拉着我坐在沙发上,指着手机里的照片说:“小红给我发了你的私密照,真是漂亮啊,我恨不得现在就……”


我羞红了脸,轻轻的点头。


李叔的眼瞬间亮得如狼一般,凶猛又狂放的朝我扑了过来,一把将我按在沙发上,扯开外套。


将内衣推上去后,他眼神发绿。


而后他猛地一低头。


酥麻酸软的感觉蔓延向四肢。


成年男性和孩子不同,这会儿给我的感觉更是不同。

他的大手扣在裙摆边缘,我紧张道:“不要!那种事我不干的!李叔,你放过我吧?”

李叔触电般的坐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正当我以为危机解除,重新穿好内衣时,李叔拿过茶几上的钱包,数了三千块出来,笑得很激动:“招娣你别紧张,我知道你们的行规,包夜三千嘛,这钱我有的是!”


他将钱塞进我的内衣,钱膈得那处更痒了。


李叔见我吓得浑身颤抖,起身给我去厨房倒了杯红酒来,“别怕啊,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见我喝了一口酒,他笑道:“但你要是愿意,今天这三千五可就是你的了,不比你辛苦干活半个月来得舒服吗?再说了,我知道你老公在外地,你一个人寂寞得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只要不破坏彼此的家庭,不是很舒服吗?”


我吓得往沙发边际挪去,李叔又跟着爬了过来,目光直白。


我们僵持了一会儿,我的脑袋有些懵,可能是红酒后劲太足,我刚又喝得太急了,这会儿手脚无力。


更要命的是,我上面和下面都痒痒的,再加上酒精的催化,我更想了。

故事未完,剩余内容欢迎添加微信好友解锁全文

image.png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6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