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过去。


我终于从监狱中出来了。


那个下午刚到家,强子告诉我他要结婚了,让我去当伴郎。


我答应了,手机微信上,他发给我一张他们的结婚照,我一看惊呆了!


照片上是我10年前的女友孙苗苗,照片上的她双腿洁白如玉,身材娇美,宛如女神下凡。


十年前,我和她放学后吃饭时,对面一桌混子对她吹口哨,拉她喝酒,我喝多了,抽出匕首过去就给对方一刀,这一刀下去就是十年。


我入狱后,我记得她来看过我一次,告诉我她考上大学了,要去很远的地方,不能来看我了,为了她的学业,我狠心和她分了手。


十年了,物是人非,当我看着微信上她们亲密的照片时,我迷糊着走在旧时的巷子里,听着陌生的歌曲,再也不是什么寂寞沙洲、求佛、黄昏了。


过去的毕竟过去了,再也回不去了,蹉跎岁月,我现在也30好几了,突然感觉到很迷茫,经常夜晚坐在旧时的巷子里喝酒、抽烟。


强子和她结婚前一个礼拜,我偷偷的准备去找她一次。


那天我把放置了十年的摩托车骑了出来,到了她家门下,却远远的看到她挽着强子的胳膊进了一辆宝马,我看到她满脸笑容,穿着蕾丝,强子的手就在她细腰上放着。


看到她这样子,我觉得她应该得到了爱情,我真心感到开心,我看着看着眼泪掉下来了,我想我也应该开始考虑我的生活了。


我骑着摩托车来到一片沙滩边上,这时候强子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接起了电话。


“哎,小飞,在哪呢,后天必须当我伴郎!赶紧出来聊会,我在马家湾沙滩上,顺便提前见见我老婆。”


听着对面电话中还有孙苗苗问谁呢,我思考了一下,便道:“不去了,我这刚出来,家里很多事情要我处理,你放心好了,伴郎我一定回去当的。”


“能有啥事呢,你这刚出来,现在社会变了,出来让我老婆给你介绍一个,不要彩礼的那种。”强子在电话中为我考虑吆喝着。


只是我在电话中听到旁边孙苗苗继续问他,什么出来了。


我叹了口气道:“不用了,我家里真有事,别客气了,完了我和林虎一起当你伴郎去,你放心好了。”


说完,我就把电话挂掉了,没想到我头一扭,却看到他们两个坐在沙滩上晒着太阳,看着远处的浪,而我却在他们身后。


我知道强子和我是一起长大的,只是我和孙苗苗的故事当时是地下恋情,根本没有人知道,即便我出事会后,也没有人知道因为这个。


可是当我知道娶孙苗苗的竟然是强子,还是让我去当伴郎的时候,我彻底陷入了深渊,仿佛再也爬不起来了,这种感觉就像是火上浇油。


image.png


我内心纠结,突然感觉到迷茫、经常夜里一个人睡不着、坐在马路上、一个人喝着酒、抽着烟、不知道往下的路该怎么走。


强子的婚礼在郊区农村举办,结婚前一天晚上,我偷偷的来到他们家婚房前,看着窗户上贴着红红的大喜字。


屋里灯也亮着,我没敢去打扰她,就在她家楼下一根接着一根抽烟,很快天就亮了,远处传来的汽车和鞭炮声,我知道接她的婚车来了,她今天就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她今天看起来特别漂亮,眼睁睁的看着她上了婚车、鞭炮响起,车开走了。


突然手机响了,是她发过来的短信:别送了,下辈子我是你的,好么?


我真没想到她竟然知道了我一晚上在她家楼下!


我喘着气,马上骑着摩托车朝着家里飞去。


路上林虎给我打来了电话:“小飞,你到哪了,伴郎都到齐了,新娘的车从女方家开始走了,你现在在哪啊?”


我骑着我们曾经约会的摩托车差点被大卡车撞死,几个急转弯过去,一把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把手接起电话:“虎子,给劳资等着,在路上,马上到!等等我!”


“快点啊,就三个伴郎,特么的就差你了,新娘已经从她家开始走了,一大早你干啥去了!”林虎有点生气,非常的着急。


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一晚上都在孙苗苗家楼下!


“给劳资闭嘴,你那边尽量延迟一点,我换个衣服马上就到!”我喊着,说完之后,我一脚油门踩到底,一路狂飙到家里。


我们这风俗迎娶都是从女方家开始走的,所以到强子家还有一段时间,婚车也走的很慢,因为摄影师要拍摄,当我骑着摩托车飞驰而过去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知道我是谁?


只是摩托车从婚车经过那一刹,我觉得时间凝固了,好像我又看到了孙苗苗,她那美好的样子,又仿佛回到了之前……


回到家中,我妈问我又闯什么祸了,我说强子结婚,我今晚喝酒不回来了!


说完之后,我提着林虎之前给我的伴郎衣服,上了摩托车飞一般朝着强子家而去!


从我家到强子家和孙苗苗到强子家距离差不多,所以我非常的着急!


一路上,我脑中想着孙苗苗……


到了强子家之后,我把摩托车扔到一边,林虎看到我来了,喊着:“小飞,你干啥去了,一大早电话也不接,人也不见,你特么是不是又想去犯罪了?”


“说什么呢,低点声,我先换衣服!”


我进了厕所去换衣服了,进了厕所一看,我浑身上下包括脸上都是泥巴!


如果当伴郎的话,按照这样样子根本不行,我看到旁边水龙头开着,把厕所门关上,直接脱了衣服洗个澡!


大冬天的,零下20多度,水龙头冲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只是感觉到凉爽,因为我内心有一团烈火在燃烧,根本忘记了,这是大冬天的水!




洗完冷水澡之后,很快我的头发冻住了!我使劲搬动理顺了一下,很快又冻住了!


出了门,看到孙苗苗的婚车已经开进了强子家的院子中!


我躲过婚车,然后找到了林虎。


林虎穿着伴郎的衣服看到我来了道:“还算准时,你差点迟了,赶紧走吧!”


本来我们当地是新郎带着伴郎去女方家敲门,迎娶新娘子,但是孙苗苗家和强子家之间距离有点远,所以新娘和伴娘就放在强子家隔壁,这样对双方都有利,便捷。


强子走过来看着我们三个道:“新娘子和伴娘已经在屋子里了,兄弟们走!”


我们三个跟着强子朝着新娘子屋子走去,但是我内心是越来越紧张,除了紧张还有就是激动,内心的一团火不知道烧成什么样子了。


新娘子的门被紧紧的关着。


门上贴着大大的喜字。


我看到那个喜字的时候内心激动又刺痛!


“苗苗,我来娶你了!”强子喊着。


我不知道强子怎么和苗苗就成了一对,只知道强子家境非常好,从小喝的还是国外进口牛奶,而我从小喝的是面糊,后来强子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但是凭借关系进了一家单位,而我自从那一刀下去之后,从此上帝关上了唯一让我跳出农们的机会。


“你们来抢新娘子啊!”里边的伴娘喊着,朝着我们调侃!


“强子,不如我们硬闯进去,大不了门破了,哈哈!”林虎喊着。


“虎子,待会进去之后,你只管乱动那些伴娘我可不管!”强子给了林虎一个眼神,而我只是装装样子朝着强子笑了笑。


“这可能是当伴郎唯一的福利,哈哈,小飞,你也得抓紧机会,你里边呆了这么久,肯定忘了男女这回事吧,看你那眼神,把你饥渴的!”林虎朝着我调侃,我笑着笑着说:“的确,我真的,我都忘了女人是什么样子。”


他们都笑了。


从进入女方的屋子费了好长时间,快到了下午,办喜事的主持终于催上了说:“里边的,赶紧开门,晚饭吃了,还得有洞房,你们朋亲怎么想的!”


这下,新娘的屋子终于被打开了。


我们几个一拥而进!


只见到孙苗苗如花似玉,穿着大喜红色袍端庄的坐在上边。




她看到我的那一瞬间,却没有任何笑容。


“你不认识了,这是我兄弟小飞!”强子指着我解释着。


这是我出狱之后,第一次见到孙苗苗!


她那是那么的美丽,仿佛就是昨晚吸入我肺部的烟。


她淡淡的笑了笑道:“奥,见过。”


她简短的话像一把刺刀插入我的心,林虎笑着说:“你们伴娘还有什么花招没,没有的话,强子就把新娘子抱走了!”


“等等,还要出节目呢,就这么轻松把我们家苗苗抱走,这也容易了吧?”


“什么节目,你说吧!”强子喊着。


其中一个伴娘道:“题目,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没告诉你们任何人,是这样,我们蒙住新娘的眼睛,然后你们三个打乱一下秩序,让新娘摸你们三个的手猜谁是新郎官!”


林虎一看,马上惊喜道:“这个倒是可以,你们尽管来!”


强子看着这么难的题目,加上对方的要求也就答应了。


孙苗苗被伴娘蒙住了眼睛,然后我们三个被打乱顺序,我心里很紧张,不知道她摸到我的时候,我会不会当场紧张的被强子他们发现点什么,我知道她之前给我发短信提醒我下辈子再在一起,可是她根本没想到我今天会来当伴郎,送她最后一程。


此时,我不敢去正眼看一眼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也担心其他人发现我们之间存在什么猫腻。


女伴娘把孙苗苗的眼睛用一条黑布蒙住之后,就对我们伴郎说:“好了,可以开始了,伸出你们的手,让孙苗苗摸着你们的手猜,如果猜对了就过关,猜错了待会新郎官喝10杯酒!”


“是不是有点多啊,待会我还要敬酒啊。”强子有点委屈,毕竟敬酒还没开始就先喝10杯是不是真的多了。


“猜错了让强子喝10杯酒?哈哈,这个倒是可以,毕竟他们以后是一家人了,男人得扛着一切!”林虎笑着,虽然强子觉得有点压力,但是林虎这么一抢着风口也没什么话说了,毕竟是大喜的日子,如果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都要答应的。


“行!今天是我大喜日子,我得喝啊!”强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很高兴,还顺手上去亲了一口孙苗苗,我浑身有点不舒服,但还是挤出笑容来。


我们三个包括强子打乱重新站了一排,强子排在最后,我倒数第二。


孙苗苗被蒙住眼睛,然后伸出手开始摸伴郎的手。


我很紧张,不知道在她摸到我自己的时候,我该如何面对,我知道曾经我和她牵手无数次,在我们放学的那条巷子里,还有沙滩上,校园的操场上,如今我的手已经在监狱中呆了很多年,可否也是曾经的模样。


孙苗苗摸第一个伴郎的时候是林虎,他笑眯眯的样子,差点笑出声音来,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好玩,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当时敢发誓,这是我这辈子最后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摸一次手,还当着原配,所以心里当然很紧张。


第二个是苏继平,也是伴郎,孙苗苗还没等到两只手上去摸的时候就摇摇头觉得不是,便放弃了。


接下来就是我了,伴娘那边很紧张,屏住呼吸,而强子也松了一口气,因为他觉得最后肯定是他了,我在他看来绝对不可能,就因为我在监狱中呆了10年,经常干脏活,所以手上肯定有茧,而他则不一样。


终于孙苗苗伸出手触及到了我的手,我想闪电一样,脑中一片空白,整个大脑出现了空白。


首先,我不希望孙苗苗就摸到我,这样让强子怎么想?


其次,我很紧张,想对她说太多的话,但只能咽下去了。


孙苗苗上下摸了我的手之后,感觉犹豫不绝的样子,接着她伸出她的左手继续摸,我的两只手都被她摸来摸去,时间比前边两个久了。


突然发话:“就是这个!”


当时我们现场很快就尴尬了!


因为所有人都以为根本不可能是我!


结果恰恰就是我!


强子瞬间有点尴尬和不高兴,林虎看到这样子赶紧嚷着说:“哈哈哈,喝酒,我猜错才好,这才是你们女伴娘的目的,不是吗?”


我不知道孙苗苗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当时她摸我手的时候,我手心都渗出汗了。


“天呀,新娘竟然摸错了手,哈哈!”女伴娘那边喊着,这些女的就喜欢绯闻或者小折腾。


孙苗苗摘下黑布的时候看到是我,脸色渐红,恰似少女一般。


强子好像感觉不对劲便喊着:“好了好了,错就错了,酒我喝便是!”


我知道强子有点不高兴,但这是规则,所以还是喝了。


当着我们的面连续喝了10杯,我们都竖起大拇指称赞强子酒量好。


喝完之后,强子脸色就红了,对我们说:“好了,待会我和苗苗出去还要敬酒,估计我今晚就得喝醉,还谈什么人生大事。”


说完,大家都笑了,但我内心却有点不舒服,感觉自己头顶今晚要带帽子。


这次强子的亲朋好友都来了,这里的风俗是黄昏开始吃饭敬酒,所以亲朋好友来了之后就等着这顿饭。


马上开始了,我和伴娘、伴郎坐在一桌,虽然那一次桌子上的菜很丰满,还有鲍鱼,但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敢兴趣,偶尔看着孙苗苗和强子一起敬酒的样子,心中很不快乐,但是能看到苗苗开心的样子,我也很满,诚心祝福。


晚饭一直吃到晚上10点多,强子和孙苗苗一起敬酒的最后一桌就是我们这一桌。


强子很显然喝醉了,被他父亲扶着,端着酒杯,眼睛迷城一条线了,看着我们竟然说:“亲戚们,一起干了这一杯!”


我估计他已经不认识我们具体是哪个人了,反正是亲戚就一句话概括了,大家看到强子都喝成这样了,也高兴便端起酒杯,不再一个一个喝,而是和强子一起饮了酒。


“等等,我今晚喝多了,你们几个待会扶着我,不许走,女伴娘都可以走了!”强子指着我们这一桌喊着。


林虎站起来道:“强子,你少喝点,看你喝成啥样子了,事情能搞定吗?”


林虎开玩笑,大家都笑了,确实是很晚了,女同志都得回家,只留下我们三个,林虎,苏继平,还有我。


“虎子,等你结婚的时候,我先把你灌醉!”


我们三个站起来扶着强子,然后让他父亲腾出身子离开招呼其他亲戚,孙苗苗也喝了一点,脸色绯红,看到我还是有点尴尬,我们装作不认识,仅仅通过眼神交流。


我们三个把强子扶着进了婚房,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们的婚房,真的很漂亮,很温馨,我都不敢多想。


我们三个男人把强子拽着扶着上了婚床,结果强子一个转身拉着我的手道:“小飞,你不准走,我还要和你喝两杯,你们两个可以走了!”


我当时真的吃惊了,到底几个意思?


林虎和苏继平也吃惊的看着强子,林虎问强子:“干啥,都喝成啥样子了,我们三个得离开了!”


“不许走,小飞你要是走了,不是兄弟,今天苗苗摸错了你的手,我很不爽,你留下来我要和你喝酒!你们两个走吧!”强子结结巴巴的说着,一看就喝醉了,人一旦喝醉心里边的一丝不愉快便会释放出来。


我虽然喝的不多,但是也喝了酒,头感觉昏昏沉沉的样子,不想呆这里了,毕竟孙苗苗过了今晚就是他的人了,和我一点关系没有,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无尽的祝福。


“好了,你要是想和小飞喝酒,改天不行吗?”林虎质问强子,但是强子突然站起来拉开我和林虎道:“今天必须留下来和我喝酒,不然就不是兄弟,你们两个回去吧!”


强子很强势的拉着我的胳膊,甚至推着我,我只能答应了。


林虎和苏继平和我打招呼之后就离开了。


此时,从外边回来的孙苗苗看到屋子竟然站着我和强子便质问:“怎么回事?”


“等下,今天不是小飞摸错了手吗,我多喝了酒,我把他留下来再和几杯,我强子就从来没输过!”


我这才明白,原来强子是想和我喝酒,把我灌醉。


“干什么?都快喝醉了,你们这是干什么?”孙苗苗不同意强子的观点,担心强子闹事,毕竟他的性格很强势,今天苗苗摸了我的手,还误认为我是她的未婚夫,这就让强子很不爽。


“不行,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别磨磨叽叽,我说了算,小飞必须留下跟我喝酒,我强子从来没输过。”


孙苗苗气得进了屋子。


而我坐下来,强子从柜子里拿出53度的酒,直接和我开干!


我们两个划拳,谁输了,谁喝酒!


一直喝到深夜,强子喝醉倒地,我也不行了,走路摇摇晃晃的样子,就差跌倒。


孙苗苗出来穿着丝袜,看到我们两个喝成这个样子很担心,便和我一起先把强子扶上了床。


然后我对她说:“那我先回了。”


“你回什么回啊,这都几点了,路都不会走啊。”孙苗苗用担心的眼神对我说话。


我很感动,可惜这是她的婚房,而我却是伴郎,毅然成为了外人。


“没事,我可以走路的。”我回头摇摆着身体点了点头,差点撞在门口的玻璃上。


“好了,你回来吧,醉成这个样子,出门就是危险,今晚睡另外一间屋子。”孙苗苗说着便过来指着屋子。


她扶着我的时候,我闻到她满口是酒味,基本上可以说是喝的差不多了。


本来我想着拒绝,毕竟这是婚房,我特么是外人。


但是根本走不动了,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我迷糊中记得在孙苗苗的指引下,我躺在了靠近厕所的一间屋子,和婚房也就是主卧对门。


我倒头就睡,半睡半醒中,我感觉怀里有人贴了上来……

故事未完,剩余内容欢迎添加微信好友解锁全文

image.png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9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