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叫陈月瑶,二十一岁。

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学舞蹈出身,是一家培训机构的舞蹈老师。

我是农村家庭,爸妈都是农民,家里没什么钱,因此当初找房子时,我只能选择一些老旧小区,没电梯的那种。

可找来找去,一直没找到太合适的。

不是房租太高,就是要跟四五个人合租,我都不太满意。

后来好不容易相中一个还不错的,4楼,一室一厅,拎包入住,卧室朝南,还有个小阳台,距离我上班的机构也不远,走路过去十几分钟。

虽然看着老旧了点,但性价比很高。

而且来之前我上网查过,这家小区两年前有个女生跳楼了,房租整体别周边都稍低一些。

那个房东姓李,名叫李岩,看模样四十多岁,秃顶,挺着大肚腩,是那种典型的中年油腻老男人。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就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因为天热,我出了很多汗,白色短袖黏在身上,让我很是尴尬。

介绍房子的时候,李严的眼神老往我胸前飘,咧着一嘴大黄牙朝我嘿嘿笑。

要不是这套房子让我真的很心动,我早就翻脸走人了。

李岩一开始说房租一个月3700,其实以地段来讲,这个价格算是十分便宜了,可对于我而言,还是有点贵了。

于是我强忍着不适问:“房租能不能再便宜点?”

李岩面露难色,说:“哎呀,小姑娘,我这已经够便宜的了,你去附近打听打听,没有别我这儿更低的了。”

我知道李岩说的是实话,可一次性拿出这么一大笔钱,还是让我不免有些心疼。

就在我犹豫不决时,李岩突然靠近我,说是要给我倒杯水。擦肩而过的间隙,趁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的手就在我牛仔裤上蹭了一下。

我愣了一下才回过神,心里又羞又愤,刚想破口大骂,却听到李岩开口说:“这样吧,我看你小姑娘家的,一个人也不容易,我算你2500,怎么样?”

他笑眯眯地看着我,递给我一杯水。

我强忍着怒气,没有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李岩却毫不在意,干脆自己喝了口水:“怎么样,你要是觉得合适,咱今天就能签合同。”

我很想一巴掌扇到李岩脸上,然后转身就走。但直到最后,我都没能鼓起勇气,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说真的,在同地段,除了这家,我肯定找不到价格这么低廉,各方面又符合我需求的房子了。

见我还是有些犹豫,李岩又补充说:“可以押一付一。”

一番权衡之后,我还是咬牙同意租这家了。

李岩顿时喜笑颜开,从公文包里掏出一纸合同。

我飞速签完,把房租转了过去。

李岩收了钱,临走前用看猎物一眼的眼神,把我全身上下扫了一遍,恶心得我直想吐,还说有事随时联系他。

我巴不得让他赶紧滚出去。

等李岩走后,我下楼买了新的床单被罩,还有一些日常用品。

简单收拾完房间,我疲倦地躺到床上,给男友赵铭打了通电话,把我租好房子的事告诉了他。

我俩已经在一起四年了,他是个很温柔的男生,对我特别好,目前在隔壁城市读研。虽说是异地,但我俩都很有信心把这段感情延续下去。

电话那头,赵铭一如既往地温柔,叮嘱我说:“瑶瑶,出门在外,你自己一个人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知道了吗?”

赵铭还不知道我今天的遭遇,本来我满腹委屈,想跟他好好倾诉一番。但话到嘴边,我又没说出口,生怕赵铭生气自责,他人又不在我身边,说了也没用,只会徒增烦恼。

反正我也不会跟那个房东有什么交集,只要我多加注意,应该问题不大。

可我万万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封控,把我拖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就懵了,我屯的物资大概只够撑三四天,小区出不去,外卖进不来,等到东西吃完,我该怎么奥讨嵴盱?


2.

封控开始后,我每天都定好闹钟抢菜,却一次也没抢到过。居委会派发的物资倒是收到过一次,但数量少得可怜,只能勉强对付两三天。

等到送来的物资吃完,我算是彻底断粮了。而且这几天我基本每天只吃一顿饭,饿得大半夜都睡不着觉。 

我打算在小区业主群里问问,看有没有好心人能匀我一点吃的。

但之前租完房子时,李岩没有主动拉我进业主群,我又不想主动去联系他,这事就一直耽搁了。

封控期间,李岩倒是在微信上找过我好几次,问我家里吃的还够不够,我都没理。

可现在我也是没办法了,只好给李岩发了条微信,想让他把我拉进业主群。

李岩的语音很快就发过来了:“瑶瑶啊,你不知道,咱们这个小区,都不太愿意租户进业主群。”

“瑶瑶,你要是有啥困难,直接跟叔说,是不是吃的不太够了?”

我故意回避了这个问题,打字问:“那咱们小区下一批的物资什么时候到?”

“哎呦,你也知道,最近管控得都严,真不好说。”

我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一边,家里只剩下几块土豆,我盘算着晚上要不要做点土豆泥,这样应该还能再撑两天。

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我以为是送物资到了,连忙冲过去开门,没想到门口站着的人竟然是李岩。

我下意识地想要关门,却被他伸腿卡住门,硬生生挤了进来。

李岩个子不高,但身肥体壮,站在我面前像是一堵肉墙。我不由得后退一步,胆怯地看着他。

“别害怕,叔又不是坏人。”他举起手里的东西,笑呵呵地说,“你看,叔这不是给你送物资来了吗?”

我这才注意到他拎着两个大塑料袋,里面满满当当装着各种食材,甚至还有几罐啤酒。

我被他的这番举动震慑住了,一时间不知是拒绝还是接受。

最近几天,我要么吃的水煮白菜,要么就是土豆泥,已经好久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

趁我愣神的功夫,李岩反手关上门,连鞋都没换,径直走到我家冰箱跟前,把塑料袋里的食材往里放。

李岩这种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举动,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可偏偏他又拎了一大堆东西过来,我不好摆臭脸,只好上前拦住李岩的动作,掏出手机说:“那个……李叔,谢谢您,这些东西我来收拾就行了,一共多少钱?我微信转您。”

谁承想,李岩顺势把手搭到我的肩膀上,笑着说:“嗨,这都是小钱,没必要,就当是叔送你的。”

免费的就是最贵的,这个道理我当然懂。

“那不行,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我不露痕迹地挪开肩膀,稍微离远了一点,“叔,你说个数吧。”

这时李岩突然整个人贴过来,双手揽住我的腰,肥腻的嘴唇凑到我耳边说:“真不用,叔不是差钱的人。”

我顿时浑身一僵,又惊又怒,想要用力推开他。可李岩的双手如同铁钳一样,牢牢箍住我的腰,我一时间竟挣脱不开。

情急之下,我闭着眼睛拼命挣扎,大吼道:“你干什么?放开我!”

腰上的束缚忽然一松,我连忙退开两步,胸口剧烈起伏着。李岩捂着左脸,不断呻吟,表情显得有些痛苦。

等李岩放下手,我看到他左脸颊上,有两条清晰的血痕,是我刚才不小心挠破的。起初我还觉得有点抱歉,但转念一想,像他这种不要脸的死变态,挠他两下都算轻的,看他还敢对我动手动脚。

“你想给钱是吧?行。”李岩疼得龇牙咧嘴,态度立即冷淡下来,“我这些东西,按现在的市场价,起码两千。”

“两千?”我忍不住惊呼出声,这不是抢劫吗?

我刚找到工作没多久,试用期还没过,就遇上疫情了。不光被封在家,而且还课时费,舞蹈不像别的学科,没办法开线上课。我上个月到手的工资还不过一千,这一堆东西就要两千?

见我一时为难,李岩的语气也缓和下来:“姑娘,叔也不是为难你,可我拎这么多东西上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我止不住的冷笑,你拎这么多东西上来是为什么,自己心里没点数吗?真当我是傻子?

但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我佯装不满,故意示弱:“可是你刚才那样……”

“刚才是叔做的不对,叔跟你道歉,”李岩看起来很诚恳,解释道,“叔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安慰你一下。”

我一句“放屁”差点就脱口而出,还好我给忍住了。要是真把李岩惹恼了,先不别的,他要是反悔把物资拿走,我真的要饿死在家里了。

3.

趁我纠结的功夫,李岩没有再继续谈钱的事,而是双手背到身后,自顾自地走到厨房门口,朝里面张望了一下。

“哎,姑娘,”李岩一脸兴奋地招呼我,指着厨房里的一个东西说,“你这个是不是前阵子网上特别火的那个……那个什么气锅,我刷视频的时候刷到过。”

我走过去,定眼一看,原来是赵铭给我买的空气炸锅,已经好久没用过了。

“对对对,就是叫这个,空气炸锅,”李岩眯起眼,意味深长地问,“男朋友送的?”

我模糊地嗯了一声,不想跟李岩聊太多我的私事。

“正好,我这次带了好多鸡翅排骨啥的,”李岩不顾我惊愕的表情,从冰箱里翻出两袋鸡翅和排骨,扔到切菜板上,“我听说用这个空气炸锅做出来的东西,味道可好了。”

李岩脸上带着轻浮的笑:“姑娘,给叔做顿饭,不过分吧?”

我心里知道,自己应该义正严词的回绝李岩,让他马上从我家离开。

可我担心这样做以后,李岩又会找我要钱,对现在的我来讲,两千不是个小数目。而且那么多食材,够我吃半个月了,我实在有点舍不得退回去。

我看着切菜板上的鸡翅和排骨,忍不住偷偷咽了下口水。

只是一顿饭的话,应该也没什么吧?

我一咬牙说:“那李叔您先去沙发上歇会儿,我来准备一下。”

“好好好,那就麻烦闺女了。”李岩笑的格外兴奋,连对我的称呼都变了。

等李岩出去后,我开始清洗食材,准备尽快把菜做完,好让李岩赶紧吃完赶紧回去。

可我刚忙活到一半,李岩却突然推开厨房门,手里拿着两根黄瓜,说是要弄个凉拌黄瓜,当下酒菜。我本来想让李岩把黄瓜搁那,我来帮他弄。但李岩非要自己来,还说顺便帮我打打下手。

这套房子的厨房特别小,只够一个人勉强转身。现在又多了个李岩,显得更加拥挤了。

李岩从我身后挤过去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好像有东西顶了几下我的臀部。我扭头瞪着李岩,他贱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黄瓜,没说话,转身拧开了水龙头。

洗完黄瓜,李眩欤鲆又说想炒个土豆丝,也不顾我的态度,直接就蹲到垃圾桶旁边,开始削土豆皮。

因为厨房实在太小,李岩蹲下去的时候,他撅起来的衣服,不时能蹭到我的腿,让我很不舒服。于是我稍微离远一点,继续低头做菜。

可当我转过身拿调料的时候,我差点被吓得跌坐到地上。

因为天热,我穿的就是平时的运动短裤,裤腿比较短,也比较宽松,此刻李岩手里捧着没削完的土豆,歪着脑袋,恨不得钻到我裤子底下。

我连忙拽紧自己的裤腿,嗓音都忍不住发颤:“你……你看什么呢?”

“这儿有个蚊子。”李岩话音刚落,一只大手就猛地拍到了我的大腿上。

那只手上沾着没擦干净的水,湿漉漉的,甚至还在我腿上蹭了几下。

我像是被火撩了一样,把李岩的手从我大腿上拨开。可我大腿上哪有什么蚊子?只有一块红色的痕迹,就是李岩刚才拍出来的,十分显眼。

“可能是我看错了,不好意思啊,闺女。”李岩讪笑着收回手,一脸歉意,“打疼了吧?来,叔给你吹吹……”

李岩说着话,竟然真的把嘴往我腿上凑了过来,我害怕极了,连忙伸手挡住他的脑袋,跟他说不用。

恰好这时空气炸锅叮咚一声,鸡翅和排骨好了,李岩这才停下动作,把手里削到一半的土豆放到切菜板上,洗了把手,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招呼我说:“走走走,咱先吃饭,你肯定也饿坏了。”

面对李岩的这种不齿行径,我暂时也不好直接发作,只能先忍住,等吃完饭,一切就过去了。

4.

将饭菜摆上餐桌时,我故意留了个心眼,在水池里洗了几个苹果,连同水果刀一起放进果盘,同样摆到了餐桌上。并且我还特意当着李岩的面,给赵铭打了个视频电话。

我勉强装出开心的样子,朝对面摆手,语气欢快地说:“铭铭,你看,这是好心送我物资的叔叔,我请他在家吃个饭,半个小时后就给你回电话啊,你别急。”

不等赵铭回应,我就迅速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我抬头瞪了李岩一眼,我的意思应该传达得很明显了——半个小时,吃完饭就给我滚。

可李岩却无动于衷,笑眯眯地说:“你跟你男朋友感情还挺好。”

我干笑两声,没搭理他。

这时缆手嬲n岩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我借口酒精过敏,果断拒绝了。李岩倒也没坚持,又换了一罐外包装都是英文的饮料递过来,非给我倒了一杯,说这是果汁,不含酒精,让我抿一口,算是意思一下。

没办法,我只好端起杯子,象征性地抿了一小口,入口感觉涩涩的,确实没有酒味,我戒备的心稍微放松了一点。

“闺女,你这就有点不够意思了啊,”李岩一口气喝了半瓶,打了个酒嗝,继续不停劝我,“果汁而已,再多喝几口嘛。”

我为了让李岩尽快闭嘴,又喝了一口,前后加起来差不多是半杯的量。

李岩这才算是比较满意了,开始大快朵颐,还总是给我夹菜,跟我聊一些有的没的。

“闺女,你做的这个鸡翅可真好吃,比我家那位黄脸婆可厉害多了,人还漂亮,”李岩满嘴是油,随口吐出一块骨头说,“真羡慕你男朋友,叔要是每天都能吃上你做的饭,做梦都能笑醒。”

我表面上强颜欢笑,背地里早就不知道骂了李岩多少遍,这个老不死的臭变态,还妄想我每天给他做饭,真是不知好歹!

我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半了,李岩看起来却没有要走的意思,我站起身准备收拾碗筷,忽然感到脑子有些眩晕,血液猛地上涌,让我站立不稳,险些摔倒。

“闺女,你没事吧?”李岩扶住我的胳膊,右手揽过我的肩膀,把我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我浑身瘫软,几次想推开李岩都使不上劲,只能被他半拉半拽地靠向沙发。我意识到情况不对,嘴里不停让李岩起开,可他像是越来越兴奋,呼吸也开始变得格外沉重。

“闺女,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想狠狠地把你给办了,”李岩原形毕露,双手肆无忌惮的在我身上乱摸,“叔一个月给你三万,不,五万,怎么样?”

我惊声尖叫:“快停下,你……你这违法犯罪!”

然而李岩根本无视了我的话,想动手解开我的短裤。

故事未完,剩余内容欢迎加微信好友解锁全文

image.png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40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