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刚结婚一年。

老婆是市中学的英语老师,叫陈蕊,出了名的漂亮,性格还温柔,大眼睛长睫毛,皮肤白皙,加上纤细的腰肢和大长腿,走在路上回头率爆棚。


image.png


偏偏这么漂亮的媳妇还不图钱,俩人大学的时候在一起,七年恋爱长跑才修成正果。


每次一块吃饭,大家都说哥们是上辈子救了人命,这辈子才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


不过老婆漂亮,管得当然也严,哥们爱喝酒,但结婚之后却很少再参与酒局。


我俩关系铁,又住一个小区,便偶尔去他家,陪他喝点解解馋。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收到短信就来了。


可此时门打开。


我看着门内只穿了一条睡裙,身材曲线若隐若现的弟妹时,当时就愣了。


我跟哥们在家喝酒,弟妹虽然不拦着,但也算不上不支持。


所以每次小聚,弟妹都会早早睡下,叫我俩在客厅喝。


我实在没料到,她还醒着。


而且还会来开门。


我咳嗽一声,越过弟妹陈蕊往客厅里看,想喊哥们出来。


但这一看却发现了不对。


哥们不在客厅,而且屋里灯光昏暗,餐桌上空荡荡的,别说下酒菜了,连瓶啤酒都没有。


可哥们明明在短信里跟我说,叫我连花生米都不用拿,直接过来就行。


忍不住问陈蕊,“小伟干嘛去了,他不是喊我过来喝酒么。”


屋里的人抿了抿唇,柔声开口,“他在屋里呢,哥你先进来吧。”


我没多想,跟着她进了门。


毕竟楼道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等我进来之后,她关了门。


我在沙发上坐下。


这才发现哥们迟迟不出来,客厅里只有我跟陈蕊两个人,又没开大灯,昏暗的小夜灯照着,氛围实在有点暧昧。


我咳嗽一声,只能又问了一遍,“小伟在屋里干啥呢?”


陈蕊端过茶壶给我倒了杯水,说,“他洗个头,待会儿就出来了。”


我觉得奇怪。


又不出门,大晚上洗头干什么。


但陈蕊是弟妹,我平时为了避嫌,没跟她说过几句话,现在也不太好意思问。


只能端着茶杯闷头喝,时不时在手机上给哥们何伟发消息,问他什么情况。


但也是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发现这小子喊我喝酒,没用平常的号码给我发得消息,反而用了之前办宽带申请的小号。


好好的换什么号?


可这么一想,却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越来越多。


今天周五,我隐约记得何伟之前跟我说过,周末要去外地出差,周五出发。


忽然喊我喝酒,难道是出差取消了?


而且刚刚上楼的时候,我就发现他的停车位是空的,车不在。


我生怕自己记错了,还特意去翻了一遍微信的聊天记录,发现他前几天的确跟我说过,周末要出差。


再加上陈蕊说他在屋里洗头,可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人还没出来。


我到底没忍住,只能又问了一遍,“弟妹,小伟还没洗完么?要不你进去喊他一声?。”


我声音不大,但可能是乍一出声的原因,在厨房里切水果的陈蕊,被吓得浑身一抖,连手里的刀都掉到了地上。


怕伤到人,我赶紧起身走过去,问,“没事吧,小心别划到。”


陈蕊摆手,说,“没事,没事,就是没拿稳。”


她端着水果走出来,放在茶几上。


示意我随便吃之后,才小声开口,说,“哥,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小伟今天不在家,他出差了。”


我一愣,但因为刚才的猜测,倒也没太多意外。


只是想弄清楚一个问题。


有点疑惑地问,“喊我喝酒的短信,是你用小伟小号发的?那你喊我过来……是有啥事么?”


面前的人听我这么问,脸上微微发红,但还是轻咳一声,在我身边坐下。


她坐得离我太近,我觉得别扭,但也只能强忍着站起来的想法,听她说。


面前的女人压低声音,这才不好意思似的说道。


“其实是因为,小伟工作忙,这周都早出晚归的,我自己一个人上下班,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


“本来也没当回事,毕竟之前在路上也遇到过要联系方式的人,被拒绝之后跟到回家也就算了,但是刚才,大晚上的有人敲门,我从猫眼里看到那个男的,就是之前跟踪我的,我吓得不行这才……”


面前的女人似乎陷入了回忆,表情惊恐,显然是真被吓到了。


又转过头来跟我道歉,“不好意思啊哥,我实在是太害怕了,所以就给你发了消息,想喊你过来,又担心说小伟不在你会误会,真是对不起……”


原来是这样。


弄清楚前因后果,我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觉得她实在没必要撒谎,把情况照实说了我也肯定会过来,但想到人吓坏了,也就没苛责。


所以我只说,“没事,不用道歉,你也是害怕,没做错什么。”


对面的女人低着头,又给我添了杯茶。


杯里是绿茶,提神的,我晚上怕失眠一般不怎么喝。


但眼下这氛围,我也只能一口一口的借着喝茶遮掩尴尬。


一边思考措辞,“弟妹,骚扰你那人长什么样,你看见了没,他现在在哪?还在外头晃悠吗?要不我直接出去看看,把人吓唬走得了。”


陈蕊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楼道太黑了,我没看清长什么样,不过我看他手上有东西反光,好像是把刀。”


刀?


不光骚扰,还带着刀,恐怕处理起来有些麻烦了。


我正沉吟该怎么解决,要不要报警的时候。


陈蕊却忽然靠了过来,“哥,你能不能再多待一会儿,那,那人手上有刀,我害怕。”


“啊,行。”


我往旁边挪了挪。


“那我跟小伟说一声,实在不行咱就报警。”说着,我伸手去掏手机。


“不行。”可陈蕊听到这话,却尖叫一声,然后直接扑过来,要抢我的手机,“别,别,这事千万不能告诉小伟。”


她大半个身子都扑在了我怀里。


见我表情震惊,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触电似的缩了回去。


之后才急急跟我解释,“哥,小伟他前两天才得罪了领导,本来工作就辛苦,这事要是跟他说了,他肯定得着急,你知道他本来就特别不放心我,弄不好还得连夜赶回来,我不舍得折腾他。”


陈蕊表情焦急。




我这才意识到,俩人刚结婚一年,感情好得如胶似漆,做决定都在替对方考虑。


失笑,但到底也放下了电话,说,“先不告诉他也行。”


我又喝了口茶,屋里再次安静下来。


按理说,那人上门骚扰,手里还带着刀,我不能坐视不理。


可偏偏现在时间尴尬,大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说出去实在不好听。


我正纠结,却忽然听到一声巨响。


“当啷”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


抬头循声找去,才发现声音是从卧室里传出来的。


卧室门关着,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可我下意识皱眉。


小伟不在家,按理说屋里就只有我跟陈蕊俩人,可卧室里这声音是怎么回事儿?


陈蕊也瞬间就变了脸色。


她立刻起身,慌慌张张的就要往卧室里走。


似乎是走到门口,才想起我还在,转头,死死攥着门把手跟我解释,“那个,窗户可能没关严,风把窗台上的东西吹掉了,我去看一下,哥你稍微等我一会。”


说完她就把卧室门打开了一条缝,飞快地钻了进去。


像是生怕我会跟过去一样。


留下我一个人,看着客厅窗外,路灯光照下,纹丝不动的树叶,心里全是疑问。


这会哪来的风?


而且那声音像极了有人走动,不小心碰掉了东西。


我忍不住多想,何伟是做销售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长期把漂亮媳妇一个人留在家里,他不会是头上长草了吧……


但我很快又摇头否认。


不可能,第一,我跟何伟是发小,也是一路看着他俩从谈恋爱到结婚的,跟陈蕊虽然有意避嫌,但也能看得出,她脾气温吞,不大可能做出那样的事。


第二,她又不傻,如果真的有点什么情况,在卧室里藏了人,那还叫我过来干什么,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因此。


我就压下了好奇,继续在沙发上坐着。


立夏之后天已经热起来了,屋里没开空调,我更觉得有点发闷,加上几杯热茶下肚,头都在跟着发昏。


我把背后的靠枕拿开,想做得舒服点。


可跟着抱枕一起被扯出来的,竟然还有一样东西。


触感光滑,弹力十足,那竟然是一条黑色丝袜,而且显然是被暴力撕扯过的,已经抽了丝,若隐若现的塞在沙发缝里。


我跟被烫到似的,赶紧把东西塞回了原位。


之后反倒清醒了不少。


只是实在尴尬。


换了个位置,不敢再碰这屋里的任何东西。


想着不管怎么说,待会陈蕊出来,我都得赶紧走人,不能一直待在这。


跟踪的变态虽然吓人,但她只要把门窗锁好,那人也闯不进来。


大不了等白天我再过来,或者直接报警。


又过了五分钟,卧室门才终于开了,我松了口气,站起来就想告辞。


“弟妹,要不我还是先回……”


可话说到一半,却卡了壳。


因为我发现陈蕊换了衣服。


估计她也意识到,穿睡裙见客不太好,所以才换了一身。




可问题就在,她新换的这条裙子,风格反而更……大胆了。


收腰短裙,吊带纤细,显得她本来就丰满的身材,更加性感诱惑。


我要是定力差一点,这简直就是在勾引我犯错。


我轻咳一声,默念着朋友妻不可欺,挪开了视线。


接着说,“我就先回去了,你把门窗都锁好,有什么事随时跟我打电话。”


可话还没说完,陈蕊却直接朝我走了过来,而且红着脸就往我身上挂。

故事未完,剩余内容欢迎添加微信好友解锁全文

image.png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8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