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下楼扔垃圾,电梯门合上的刹那,一声娇呼传来,“等等!”


随着香风袭入,走进来一位牵着狗绳的美艳少妇,长裙裹的严严实实,但难以掩盖傲人身材。


她叫骆冰,是刚搬来不久的邻居,不到三十岁,一个独居的寡妇。


电梯里沉默的氛围比较尴尬,我摸了摸鼻子,问道,“去遛狗啊。”


“诶,对,顺便扔下垃圾。”骆冰对我微微一笑,高高挽起的头发露出修长的脖颈,眉目如画,曲线曼妙。


我看她拎着几袋垃圾,又牵着狗绳,显得有些吃力,“我来帮你提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但她拗不过我,只好一边道谢一边把垃圾袋递给我。


我接过骆冰手中的垃圾袋,不经意间滑过她的手,温润触感让人心神荡漾。


“谢谢。”少妇拽着狗绳让狗不要乱动,一边再次向我道谢。


我们并肩走出电梯,扔完垃圾之后,我看着她牵着狗向远处走去。



寡妇养狗,有意思。


回到家里,我看了场球赛后,正准备洗澡,一阵敲门声响起。


透过猫眼,我看到骆冰拎着一个袋子,站在门口。


骆冰显然是精心打扮过,一身优雅的黑色长裙,硬是穿出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气质。


进屋后,她把手里的袋子放在玄关柜上,“这是我老家特产,送你点尝尝。”


我道谢后,端了杯水递给她。


“你没结婚吗?”骆冰接过水杯后问道。


明眼人一进我家,就能看出这是独居男人的房子,装修单调,稍显杂乱,墙上挂满了我的摄影作品。


“玩性大,耽搁了。”我摸了摸鼻子。


“你是搞摄影的?”骆冰没有深究,看向挂满墙的照片问道。


“嗯,人体摄影,业余爱好。”我有点不好意思。


闲聊了一会,我知道了她的老公已经去世三年。


因为她老公留下不少遗产,所以被亲戚盯上了,她一个女人总是有些不方便,索性搬了家,彻底告别以前的生活。


刚搬来这个小区后,我是她认识的第一个人。


又唠了些家长里短,送走她的时候,骆冰蹲在门口换鞋,看着晃动的浑圆,我不禁摸了摸鼻子,真美。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这半个月来,我总能在电梯里偶遇骆冰,慢慢的也就熟悉起来。


虽然加了微信,但很少发消息,我只是在她晒的照片下默默点赞。


根据她朋友圈的内容推断,这是一个寂寞的女人。

image.png


那天是周五,我们单位少有的加了班,走出写字楼的时候已经深夜12点了。


等我驱车回家进了地库,才看到电梯维修的告示。


我看向旁边的楼梯,苦笑一声,走了进去。


黑黑的楼道有些微冷,我拍拍手,声控灯应声而亮。


我正准备点根烟,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怔在原地。


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穿着极其暴露的睡裙站在墙角,似乎是被我吓到了。


我还没看清脸,她就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我会心一笑,估计是哪个妹子在寻求刺激吧,完全能理解,可经过她的身边时,看到她微微颤抖的身躯,我突然来了恶趣味。


我兴致一起,在她的浑圆上拍了一下,“身材不错”我小声说道,就继续上楼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刚才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但是又说不上来是谁。


不会是骆冰吧?我脑海中闪过这个一个念头。


那女的身材跟骆冰很像,只不过骆冰平时的头发都是挽起来,那个女的长发披肩,所以看起来有点陌生。


我翻开手机,打开微信,点开骆冰的头像,准备道歉。


但编辑了一大段信息后,我还是选择了删除,算了,还是装不知道吧。


但就在这时,骆冰发来了消息,内容只有短短的三个字:来天台。


我忙换了衣服来到了天台,发现一道美丽的倩影正站在天台边上。


正是骆冰,她的身上多了一件大衣,将自己玲珑的身材包裹的密不通风。


我有些尴尬,毕竟刚刚干了一些出格的举动。


我缓缓来到她身边,两人并肩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咳咳,那啥,冰姐,长夜漫漫,你也无心睡眠嘛?”我开始没话找话。


“……”骆冰没搭理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楼下。


“对不起,是我手贱,是我不对。”不得已,我直接开始道歉。


“你会看不起我吗?”良久,骆冰缓缓吐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当然不会,生活压力这么大,大家有一些解压的小癖好很正常。”


我安慰骆冰道,心想我搞人体摄影那么多年,什么千奇百怪的癖好没见过,你这算轻的了。


“带烟了吗?”骆冰的神色缓和许多。



我吊着的心也缓缓放了回去,急忙拿出烟给她点上。


看着眼前的少妇在我面前吞云吐雾,我心里不禁感慨道,不愧是美女,抽烟都这么有气质。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我喜欢那样,是我丈夫,那个死鬼,带我走上了这条路。”听着骆冰的低声倾诉,我也点上了一支烟,静静地听她讲述。


“那时的我们结婚三年,随着激情缓缓褪去,我们经常吵架,有一天,他很兴奋,问我愿不愿意尝试点新花样……”骆冰似乎陷入了回忆里,缓缓的向我诉说着她以前的生活。


“后来一场车祸带走了他,只剩我一人活在这世上,我也将这个属于我们二人的秘密封藏在了心中。”


“今天下午,他的弟弟找到我,让我交出所有的遗产,我睡不着,就想要再放肆一回。”


“没想到就被你撞上。”骆冰说完后,幽幽的看了一眼我。


“有些事情,说出来就好了,我一定会替你保密,放心吧冰姐。”我认真的说道。


冰姐扭过身子,缓缓解开了风衣纽扣。


她盯着我说道,“只是保密吗?不想做点别的?”


她就像最烈的酒与毒药,让人难以自持。


我上前一把抱住骆冰,她却轻轻推开了我,“你想在这?就不怕被人发现了。”


“去哪?”我压抑着心中的彭拜问道。


“我家…”骆冰的脸有些潮红…

故事未完,剩余内容欢迎添加微信好友解锁全文

image.png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0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