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个人住吧?空房间租给我,正好有个伴。”


那是周末的早晨,我还在睡梦中,却被不合时宜的门铃声吵醒。


我很少和邻居来往,除了快递,几乎不会有人上门来。


一个非常性感漂亮的女人站在我家门外,脚边还放着一个行李箱。


眉如远黛,眼若秋水,面似桃花,身段轻盈,玲珑有致,气质艳而不俗,绝对是大多数男人眼里的女神。


这个女人是我们公司新来的调香师宋妍,听说是老板高薪挖来的。


她进公司第一天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们公司美女不少,但像她这么美的,还是头一次见,不管男的女的,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有些男同事更是蠢蠢欲动。


就在前一晚,安静的同事群因为宋妍的一句话炸开了锅。

image.png


“哪个同事有空置的房子可以租给我?一个房间也行。”


一群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色狼纷纷跳出来,问怎么回事。


原来她的房东临时收回房子,她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搬,无奈只好在群里求助。


美女总是能轻而易举得到很多优待,不少同事表示愿意帮忙,可一问要求,全都不符合。


离公司近,交通便利,环境好,房龄不能太老,还得是独居。


这么一堆条件筛选下来,还真没有合适的。


“徐东,你家里不是有间空房间吗?正好帮帮咱们大美女呗。”


跟我关系不错的老陈提了一嘴,一时之间,众人都跟着起哄。


“这么个性感美人,真便宜你小子了。”


“可以啊徐东,你这房子买得值。”


“大美女跟你住,房租得免吧。”


“还别说,徐东在咱公司也算青年才俊一帅哥,和宋妍还挺登对。”


“嘿嘿,这大好的机会,房客能不能变老婆,就看你的表现了。”


“哈哈哈,哪方面的表现,我看徐东也不像不行的样子。”


越说越下流,我想让他们别胡说,宋妍还在群里呢,这玩笑开过了头,我怎么面对她。


打好的字还没发出去,一个添加好友的申请跳出来。


是宋妍。


通过好友申请,我赶忙发过去一句话。


“他们开玩笑的,你别介意。”


几乎同时,她也发过来一条信息。


“你的房间我租了,房租多少?”


她这一问,把我给整懵了,我还没答应要租呢。




而且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她就真不担心我有什么企图?


转念一想,那群色狼说的不无道理。


这么个前凸后翘的大美人住进来,孤男寡女的,想发生点什么还不是迟早的事。


再说了,我单身,她好像也没对象,真要做点什么,你情我愿的,又不犯法,谁能管得着。


况且还有钱赚,怎么算,都是我占便宜。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利索地把地址发给她,她没再说话,不过不影响我有一点小期待。


我兴奋到半夜,已经幻想起以后艳福不浅的生活,甚至还做了个春梦。


就在我正要办了她的时候,门铃把我吵醒了。


梦里的女主角,正笑意盈盈地站在我家门外。


与上班的职业套装黑丝高跟鞋不同,宋妍今天穿着包臀的牛仔短裙,露出一双细白的大长腿,上身一件白T恤,长长的头发扎起一个松散的高马尾,颇有几分青春俏皮。


一阵特别的香水味随着轻风,吹过我的鼻尖,这种香味我在她身上闻到过好几次,非常诱人,令人忍不住想靠近。


要不怎么说宋妍是女神级的人物呢,既能性感妩媚,又能甜美可爱,男人喜欢的类型她都有。


“不请我进去?”也许是我的眼神过于炙热,宋妍轻笑一声。


我收回视线,局促地往旁边让开,接过她的行李箱,掩饰自己的失态。


进了屋子,宋妍自在地靠坐在沙发上,打电话叫搬家公司把其他行李搬上来。


搬运人员把几个箱子搬进来,看到我站在一旁,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恭维道:“宋小姐,你男朋友这房子真不错,南北通透,采光也好,看着就敞亮。”


宋妍听了,只是笑笑,并不反驳。


搬家公司的人离开后,我问她:“刚才你怎么不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她耸耸肩,“让陌生人以为我和男友同住,比知道我独身更安全。”


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她听说了在她入职之前,公司有调香师失踪的事,为了自身安全,才故意找个男同事合住?


“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宋妍有些不解,不过没有深究,反而笑着问我,“不带我参观下你家吗?”


领着她在屋里大致转了一圈后,我打开一个房间的门。


这里即将成为她的卧室,床和家具都是现成的,昨晚我还特意收拾了一番。


宋妍走进来,没看家居摆设,而是径直走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推开窗户,趴在窗台上,向外眺望了好一会儿。


“视野开阔,风景好,你这房子果真不错。”她的声音带着笑意,听起来似乎很满意。


我也跟着向外望去。


楼下是一片社区绿化,四周是林立的高层住宅,哪有什么好风景?


看着她玲珑有致的纤腰翘臀,我心想,还是眼前这片风景更美。


整理完房间,宋妍就算正式入住了。


晚上,她叫了火锅外卖和一扎冰啤酒,说是庆祝乔迁新居。


五月的天气已经有点炎热起来,宋妍换了一身清凉的背心和短裤,又把阳台的玻璃门打开。


一阵清爽的晚风吹进来,她坐到我身旁,打开一罐冰凉的啤酒递给我。


“你可算是帮了我大忙,这一杯是感谢你,干杯!”




我举起啤酒喝了一口,没想到宋妍还挺客气,我又不是不收房租,真说不上帮什么忙。


在汩汩飘散的火锅热气中,那股诱人的香水味分外清晰。


滑腻的肌肤随着夹菜的动作,不经意间蹭过我的手臂。


稍微转头,就能看到低垂的领口下,隐约可见的旖旎春光。


简简单单的一顿火锅,吃得我口干舌燥,浑身发热。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宋妍似乎有意无意的,勾引我。


吃过晚饭,宋妍并没有立刻回房休息,她好像有些喝多了,非拉着我陪她看电视。


对于大美人的邀请,我当然不会拒绝。


“终于有人陪我追综艺了。”宋妍看起来挺开心。


她坐在沙发上,东倒西歪的,冲着我娇媚地笑。


胸前的波涛起伏晃得我晕晕乎乎,我几乎要怀疑醉酒是不是会通过空气传染。


伸手将她扶正,让她靠坐在沙发上。


没过几分钟,她咯咯笑着靠向我,笑倒在我怀里。


柔软的触感摩挲着我的胸口,水灵灵的大眼睛醉意朦胧地看着我。


我说:“宋妍,你喝醉了,要不,回房休息吧?”


谁料,她说:“抱着我不舒服吗?”


被酒精熏成桃红色的脸颊贴在我颈侧,来回磨蹭。


在滚烫的体温下,她身上的香味似乎更浓郁也更诱惑了。


靠!这完全是赤裸裸的勾引!


难怪有人说,酒精是可以把淑女变成荡妇的催情剂。


收紧手臂将她抱紧,我凑近她嗅了嗅,猛地吸了一口气。


好香!


“喜欢吗?”她呼出的热气喷在我脸上,坏笑地看着我。


美色当前,岂有不上的道理?


我对准她的红唇亲上去,她的嘴唇很柔软,带着淡淡的啤酒的麦香。


宋妍毫不反抗,甚至主动伸出舌头,占满我的口腔。


不知亲吻了多久,一声从喉咙深处溢出的轻笑,把我从意乱情迷中拉了出来。


此时,我的手里正握着一团软绵绵的东西。


“不要得寸进尺哦~”宋妍嘟着嘴,把我的手从她的胸前挪开,娇嗔地说。


她身上的香水味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魔力,在这股香味的包围下,只是一个吻,就让我体会到别样的迷幻快感。


“你的香水……”


作为供职于香料公司的人,对于市面上热门的香水,我也算有所了解,可她身上的香味,我从没在其他地方闻到过。


没料到我突然问起这个,她愣了几秒,才说:“这是公司还没公布的新香水,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她是调香师,第一时间拿到未上市的新品倒也不奇怪。


我点点头,这个味道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情欲,确实好闻。


第二天上班,碰到老陈,他和宋妍一个部门的,我不免调侃两句。


“你们最近研制的新品真不错,肯定大卖,拿了奖金可得请我喝酒。”


老陈一脸疑惑:“什么新品?”


“未公开的新香水啊?”


“哪来的新香水,你别是宿醉还没醒吧。”


听他这一说,我也奇怪了,难道宋妍在撒谎?


一整天,我都在想着这事。


越想越觉得,宋妍突然搬进我家,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加完班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宋妍在客厅健身,看到我回来,说:“给你留了晚饭,在锅里保温着。”




我走过去,又闻到那股熟悉的香水味。


“我问过老陈,公司近期根本没有研发新香水。”


她停下动作,嘻嘻一笑:“被你发现啦!这是我用公司的香料偷偷制作的,不要说出去哦。”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宋妍突然凑近我,浓郁的香味充斥我的鼻尖。


“这款香水里添加了使人迷醉的第十三种精油,那是用少女身体提炼的,含有少女体香的尸油……”


我一愣,想到关于香水的一些古老传说和都市怪谈,一时拿不准她说的是真是假。


宋妍盯着我看了一分钟,陡然哈哈大笑起来。


“骗你的!看把你吓得,真怂!”


我有些无语,倒也不至于为这样无伤大雅的玩笑而生气。


不过,她制作的这款香水确实与众不同,令人身心放松的同时,却会放大内心的欲望。


相安无事过了一个月,宋妍的种种表现一度让我以为,她真的看上我了。


直到那天,我偶然发现了一件事。


一个工作日的中午,正是午休时间,同事三三两两外出吃午饭,偌大的办公区域里,除了我,空无一人。


我留下来赶一份文件,去泡咖啡时经过老板的办公室,听到里面传出一些低语和喘息。


很像男女办事的声音。


心里有些不屑,大白天在公司里搞破鞋,像条随时发情的公狗一样。


见惯不怪,我没有多做停留,端着咖啡回座位,继续写文件。


过了没多久,大概也就十几分钟,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从老板办公室出来,急匆匆向卫生间走去。


是宋妍!


再回来时,她已经整理好了仪容。


散乱的长发在脑后挽了个漂亮的发髻,松开的衬衣扣子全都一丝不苟地扣好,褶皱的短裙已然平整熨帖。


只有原来包裹住一双长腿的黑色丝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白嫩光滑的皮肤。


我几乎能想象出,脑满肠肥的老板是如何急切地撕烂她的黑丝。


宋妍看到我,有一瞬间的惊讶。


大概是没想到这个时间,办公室里还有人吧。


我装出一副专心工作的样子,她走到我的办公桌旁,也不说话,只是曲起手指,在我的咖啡杯旁敲了敲。


她知道我看到了!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主要是我尴尬。


她作为当事人之一,丝毫没有被撞破情事的不自在。


我却莫名生出一种,知道得太多会被灭口的错觉。


晚上,下班回到家。


果不其然,宋妍坐在沙发上,笑盈盈地看着我。


“你没什么要说的?”


我在心里叹口气,该来的总归会来。


“今天中午的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守口如瓶是职场生存法则之一,况且这种事传出去,对谁都没好处。


如果她还不满意,大不了这份工作老子不干了,在哪挣钱不是挣,没必要掺和进这种破事里。


宋妍却话锋一转,说:“你不想知道,我和老板在办公室里做了什么吗?”


我摇摇头,这还需要猜吗?


一个有钱的中年男人,一个性感的年轻女人,偷偷摸摸关着门,除了男女那点事,还能做什么。


她呵呵一笑,靠近我。


“那么,你要不要玩玩?”


玩玩?


玩什么?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只见宋妍在我的注视下,一颗一颗,缓慢地解开衬衣的扣子。

故事未完,剩余内容欢迎加微信好友解锁全文

image.png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4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