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牛鸿,正职工作是街道办的合同工。我干合同工就图个清闲与保底,大把的业余时间几乎全用来在网上干二手买卖了,收入比起每月领到手的死工资强太多了。


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在同城网上浏览本地的二手物品出售信息,重点关注“二手数码产品”,因为数码产品往往是最好出手,也最容易做差价的。


运气很不错,我翻看了几页后,很快就刷到了一条“联想锐龙商务轻薄笔记本”的出售信息,标注是“成色好,4000块急出,不刀”,卖家称呼是“匡先生”。


这种款型的笔记本我成功倒卖过好几回,凭借经验立马判断出有搞头,于是马上拨通了这位匡先生留下的联系电话。


为防夜长梦多,卖家突然反悔变卦,我跟匡先生把交易时间就约在了当天,由我到他家上门取货。


晚上,我按照他给的地址骑电动车赶了过去,地方是本地的一个高档小区。


开门接待我的正是匡先生本人,看年纪约摸四十出头,身材魁梧,满脸横肉,面相着实不怎么讨喜。


匡先生拿出要出售的那台笔记本电脑,我掏出自带的U盘插上,用自带的验机软件查看电脑的硬件配件信息。


验完机,我说:“东西还行,三千我要了。”


image.png


匡先生立马暴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怒吼:“你几个意思?我贴子上讲明四千块不刀,你要刀就别来浪费我时间,给老子滚!”


滚是当然不会滚的,我连气都不会生,开始挑电脑的毛病,不是说这里有个磕碰,就是那里有损伤,总之就是要大刀砍价,其实四千块回收我是也有得赚的,但谁会拒绝多赚点呢?


但这位匡先生还真就是一个臭硬脾气,他不住口的冲我咆哮,咬定四千块一分不刀,不然就赶紧滚。


这时,卧室房门吱呀打开,一个娇嫩软糯的女人声音飘了出来。


“好啦,老公,你怎么卖个东西还爆粗口嘛?”


我闻声转头望去,顿时觉得眼前一亮。


一双高跟鞋敲在木地板上噔噔作响,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从卧室里款款走出。


她的年纪看起来比那位匡先生小了一轮,最多二十五六的样子,她穿着一袭连衣长裙,配上高挑的身材,走动之际裙裾款摆,如同风中莲荷,摇曳生姿。


她的脸蛋是时下最受欢迎的鹅蛋脸,五官眉眼很像一位当红的一线女星,区别在于鼻梁山根处多了一颗显眼的红痣,但这完全算不上缺点,反而衬托得她的长相很有真实的质感。


我长到这么大,除了在电视里,生活中从来没见过生得这么好看的女人,不禁看得两个眼睛都直了,就跟发了傻似的。


那漂亮女人似乎并不介意我的失态,反倒是很有风情的朝我嫣然一笑,害得我差点把半个魂儿弄丢了。


匡先生在旁边似乎有些不满,重重咳嗽了一声。


我这才回过神儿来,赶紧从他的漂亮老婆身上收回目光,低下头端起桌上方便杯假意喝水,以掩饰尴尬。


漂亮女人板起脸教训起自家老公:“待人要礼貌客气,你那爆脾气得改一改,不就一笔小买卖吗?好好说话不成么,骂人干嘛?!”


匡先生似乎是个怕老婆的主儿,老婆一发话,他立马就熄了火,整个人乖巧得就跟小鸡崽似的,低着头都没敢回一句嘴。


我刚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把这个一米八的大老爷们儿,漂亮女人便转向我,俏脸笑意盈盈:“咱们各让一步,三千五,我再送您一套正版电脑包,您看行不?”


“那行吧。”我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正品的苹果电脑包也得好几百块,这一波不亏!


漂亮女人回卧室里果然拿了一个苹果电脑包给我,我看了一下,确实是正品,不是那种淘宝几十块的仿冒货,里面甚至还放着一个内胆包,相当于额外赚到一笔,这一波不亏!


付完钱拿货走人,那姓匡的对我仍然冷脸冷眼不搭理,反倒是他那个漂亮老婆颇为客气,跟着送我出门,一直送到电梯口。


临进电梯时,漂亮女人把手里的一瓶矿泉水递给我,微笑说道:“天气热,招待不周,拿着路上解渴。”


我伸手接水的时候,面对着眼前这个风骚过人的尤物,一时能没忍住男人的冲动,趁机重重在她的手上摸了一把,然后飞也似的逃进了电梯里。


电梯门缓缓关闭,我做贼心虚,紧张得低着头不敢往外看,却意外听到了一阵银铃般的格格娇笑,害得我出电梯的时候都是晕乎乎的,回到家后好半天都没舍得洗手,脑子里反反复复都在回想那个风骚尤物。


过了两天,我给这台笔记本做了一下简单的外观翻新,洗除了外壳上面的油污,让它看起来成色新了不少,再拆开来给CUP风扇上了一些散热硅脂,最后拆下笔记本电池,用淘宝买来的一套锂电池修复设备,给它做了一下电池修复。


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发现这台电脑的前任主人匡先生似乎是一个电脑白痴,他在出售这台电脑之前,只是把硬盘上的存储资料一键清除进了回收站,根本没有做到彻底删除,更没有做硬盘格式化。


出于该死的好奇心,同时也出于某种对那位风骚艳美的陈娇女士的回味,我忍不住在电脑里“回收站”里点击了“全部还原”。


万万没想到,还原出来的资料不仅让我大开眼界,更大吃一惊!


电脑回收站里一共还原出来了两个文件夹,一个文件夹里全部是照片,总数有好几百张,大部分是匡先生与陈女士在各地旅游秀恩爱的自拍照,还有十几张照片是一个四五岁小女孩出镜,应该就是这两口子的女儿了。


我用鼠标拖动滚动条往下,在最未尾发现了一个名为“陈娇”的子文件夹,而且这个子文件夹还上了锁!


越是上锁不给人看,就越是说明里头有戏!


这种小儿科的把戏完全难不到我,我用破解软件很轻松地就打开了它,里面同样存放着近百张照片。


刚点开第一张照片,我立马呼吸停顿。


这是那漂亮女人的私房照,而且还是一套合集,这个文件夹的名字叫作“陈娇”,想必就是她的名字了。


陈娇在这一套照片里变换着各种各样的打扮,有比基尼的,有蕾丝内衣的,甚至还有穿丁字裤的……怎么火辣怎么来,在镜头前摆出种种撩人的姿势。




更要命的是,每一张都是专业数码相机拍摄的高清照片,而苹果电脑在图片逼真度方面本来就特别强悍,把照片放大到全屏后,真正是纤毫毕现,一览无遗!


我越往越下看,越是感觉全身血脉贲张,就好像有一团火焰从小腹底下头顶蹿,弄得鼻孔呼出的气息都是灼热的,就跟发了高烧差不多。


一套私房照还没看完,我就感觉鼻孔里有些湿热,伸手一摸,居然都流鼻血了!


这玩意儿看着伤身体,我只得强迫自己把私房照关掉,接着点开另外一个名为“收藏夹”的文件夹。


才看了几眼里面的内容,我就如同在炎炎夏日里被当头浇了一桶冰水,浑身的燥热立马退了烧!


这个收藏夹里,存放着上百个本地保存的网页链接,大部分是新闻链接。


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与“杀妻骗保”有关!


近些年来,所有见诸于媒体的“杀妻骗保”新闻报道,几乎都被搜罗收集在了这里。


除了新闻链接以外,这个收藏夹里还有一些法律知识与保险知识问答贴子,比如“人身意外保险有没有投保限额”、“人身意外险赔付流程”等等。


那位匡先生为什么要在专门在网上收集这些资料?


他到底想干什么?!


想到这里,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姓匡的或许曾经很有钱,住得起高档小区的大房子,但现在经济上肯定非常窘迫,否则不至于连自家的电脑都要急于变卖!


社会经验告诉我,一个中年男人为了搞钱,有时候是可以丧心病狂的。


我内心充满了愤怒!


那个姓匡的心肠竟然可以如此狠毒,他那美貌娇妻相貌如此出色,年纪也比他小了差不多一轮,他居然也能狠下心来打妻子的主意!


而陈娇的遭遇就更令人我感到万人惋惜,她这哪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简直就是插在了狼粪上——狼心狗肺的狼!


好在老天有眼,让我无意之间发现了这台二手苹果电脑里的杀人阴谋,距离买电脑见到陈娇才过去了一个多月,一切应该还来得及。





没怎么犹豫,我就拨通了一个哥们儿的电话。


他姓铁,叫铁雷,是一个工作经历很丰富的警察。


“老铁,你得请我吃顿大餐啦,兄弟要帮你立个大功啦,我这边发现了一个正在预谋中的凶杀大案……”


在电话里,我把自己的发现从头到尾,细细给铁雷讲述了一遍。


手机里很快传出了铁雷的笑声:“我说牛哥,你要我请喝酒就直说,我每天正经事是忙得脚打后脑勺,别闲着没事逗我玩儿!”


我一听就恼了:“跟你就是在说正经的,人命关天懂不懂?!”


“噢?在网上搜集一些关于杀人犯罪的新闻和信息,那就是预谋犯罪、人命关天啦?就不能是人家纯粹出于好奇,或者准备写上一本犯罪小说,所以搜集写作资料?你这就是少见多怪,大惊小怪!”


我顿时语塞。


铁雷笑得更欢实了,语气里带着嘲讽。


“我以前在网警部门打过杂,干的就是网络信息监察,那时候我就发现了,喜欢异想天开的人多的是,在网上搜集啥子稀奇古怪问题的人都有,有人搜索人肉的酸不酸好不好吃,还有人搜索怎么把自己的那玩意含到嘴里……”


铁雷滔滔不绝讲述了一大堆奇葩事,以此证明他的说法。


我听得头昏脑胀,逐渐丧失信心,但最后还是努力坚持:“万一呢,要是万一呢?你查一查更保险不是?”


“真是服了你啦,行吧,那我就在系统里查一查,那女的叫什么?”


“陈娇。耳东陈,阿娇的娇,年纪二十七八岁。”


铁雷没再说话,电话那头传来键盘噼里啪啦的声响。


过了一会儿,铁雷的声音响起:“有结果了——本地叫这个名字的女性有三个,其中有一个年纪也符合,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正在被预谋杀害的女人,但是很可惜,她现在活得好好的,没有申报死亡,也没有户口注销申请。”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她也不是任何一份高额人身保险的被投保人——按照规定,高额人身保险的保单,保险公司是要发送到我们这里备案的。保单都不存在,还能骗个鸡儿的保?”


我一时懵住,勉强挣扎着说:“现在没有投保,以后指不定就会投保呢?”


铁雷哈哈大笑起来:“以后的事情,玉皇大帝孙悟空都管不了,难不成你指望我们警察因为一个人以后可能会犯罪,就把他先抓起来吗?要是这样能行,那我也得先把你抓了,你这小子一定是觊觎人家的美色,心里又酸又愤恨,想要挖她男人的墙角!”


我被铁雷说破了深藏在内心的隐秘想法,不由恼羞成怒,挂断了电话。


虽说让铁雷查证过,我仍然放不下此事,或者说放不下陈娇。


几乎每晚睡前,我都会温习一遍陈娇的那一套尺度惊人的私房照,叹息着,愤恨着,在发泄完毕后,怀着遐想进入梦乡。


就这样,陈娇几乎慢慢变成了我的一个心结。


于是,可能是出于鬼使神差吧,也可能是因为色迷心窍,几乎每隔十天半月,我都会觅个空儿,在傍晚骑着电动车跑到陈娇所在的小区,在她居住的楼下附近溜达一会儿。


有时也能远远遇到陈娇下楼散步,她几乎每次都是跟老公匡先生携手并肩,瞎子都看得出夫妻非常恩爱和美。要说这样的夫妻也会相杀,世上就真的没有爱情了。


我没有冒失到上前打招呼,一直只是远远旁观,心中既妒忌又不忿,恨不得与陈娇携手散步的那个男人是我。


另一方面,我的心中也踏实了许多,虽说挖不到墙角,陈娇至少还活得好好的不是?


直到两个多月后,我像以前一样,在傍晚悄悄溜达到陈娇的小区,在她楼下张望了许久,却并没有看到那道靓丽的身影。


低头叹了一口气后,我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再不来了,刚转过身打算离开,冷不防跟一个柔软的躯体撞了个满怀,居然正是陈娇本人。


陈娇手上拎着一挂菜和鸡蛋,似乎是刚买完菜回来。


“哟,真巧,怎么在这儿撞上你了?又来做生意啦?”她居然还记得我,嘴角含笑,带着一些善意的调侃。


独自面对女神,我莫名紧张,一时脱口而出:“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干嘛?我没说还有东西要卖啊!”她微笑。


“我是来提醒你的,你千万别碰保险,尤其是人身意外保险,千万不要做被投保人!”


我加重语气说:“不管谁劝你,你都不要签字同意!”


陈娇的俏脸流露出了惊愕与迷茫。


“好奇怪啊,为什么啊?为什么让我不碰保险啊?”


“反正你听我的就没错,这是为你好!”


“那总得有个原因吧?”


“反正你记着就行了,我真的是为你好!”


陈娇一直追问不休,我坚持不作解释,把话提醒到这份儿上就足够了,要是把整件事和盘托出,指控人家老公是预谋杀人犯,又是没凭没据的,只怕反倒会惹来反感,起到反效果。


“好啦,你个坏人,卖关子不肯告诉人家!”陈娇的语气甜腻得像是在朝我撒娇,她那一双美眸眼波流动,水汪汪的满是撩人的媚态,“但人家相信你是为我好。”


我不由怦然心动,有些口干舌燥。


陈娇眼神里闪动着狡黠与调侃,指了一下我的裤裆那里,“要是你现在不忙,就上楼到我家里收拾一下,你这样子可不好见人,走在街上要被人笑的……”


我不禁一阵尴尬,自己的裤裆那一块儿挂上了好多蛋清蛋黄,看上去就好像被人敲散了蛋一样,确实很不雅观。


能与女神近距离接触,我自然求之不得,但心里还是有些顾虑。


我左右张望了一下:“怎么不见你老公?”


“他到外地出差了。”陈娇抿嘴一笑,眼神闪动,“怎么?你怕我一个人会吃了你啊?”

故事未完,剩余内容欢迎加微信好友解锁全文

image.png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3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