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天是大年初五,迎财神的日子,作为公司中高层的我晚上早早结束饭局回到家中。

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声传来,还伴随着老婆张晓茹愉快的哼歌声。

我脱下外套走进卧室,隔着卫生间磨砂的玻璃门,就看到晓茹那曼妙婀娜的曲线,在朦胧水雾里若隐若现。

床上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最新款薄纱衣,正整齐地叠放在那儿,看得我小腹一热。

今天是晓茹例假走后的第二周,也是最容易怀孕成功的时候。

为此我婉拒了老板提出的唱K洗按一条龙建议,提前回到家里,就是想大炳着给她一个惊喜。

没想到她竟然也用心做了准备,这可能就是青梅竹马的默契。

就在这时,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叮咚”了一下,从熄屏状态下亮起,讯息提示的内容也紧接着出现在屏幕。

我下意识看了一眼讯息,整个人灵魂像被巨锤砸中一下,呆愣当场。

这则讯息是:“在吗,今天轮到你受精了。

我叫易甫,今年三十岁。

作为一所211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我的前半生一直都是顺风顺水。

大学毕业以后就进了大厂,一路打拼到现在,成功混到了公司的中上层,年纪轻轻便小有积蓄。

不仅如此,我还和青梅竹马的初恋女友结了婚,靠自己在魔都买了套别墅。

我的老婆张晓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更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无论是身材、长相还是学历,都无可挑剔,最终被我抱得美人归。

我过着许多人羡慕的优渥人生,和晓茹的感情也一直很稳定,我们从没有因为生活琐事吵过架。

唯一让我们感到沮丧和困扰的,是一直没能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我们结婚已经三年了,期间也尝试过许多种办法,医院、偏方、求佛、卜卦,但晓茹的肚子就是没有动静。

每当逢年过节,看到其他同龄人带着孩子串门拜年,我们两唯有面带笑容,把苦涩埋在心底。

这也成了我心里的一根刺,一个执念。

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张晓茹有一天会背叛我!

所以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我连忙把晓茹手机拿起来,屏幕没有上锁,我直接点开了刚才弹出讯息的源头。

那是一个群聊,群的名字叫“捐精俱乐部”。

当看到群名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咯噔一下,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我的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点开群聊往下翻,果然再次看到了刚才那句话!

“在吗,今天轮到你受精了。@小茹”

说话的人昵称叫虎子,他除了艾特了我老婆以外,还艾特了另外两个人。

这一刻,我整个人像是天旋地转一般,整个陷入地狱之中。

张晓茹,她真的背叛我,在外面乱搞?!

就在我打算继续往上翻一翻聊天记录的时候,卫生间的水声停了。

我动作迅速地将手机放回原位,然后故作镇静地坐回到床上,下一秒,晓茹果着身体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本是美人出浴的景色,但此刻的我已经无心欣赏。

当看到我坐在床上的时候,晓茹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慌张和惊骇,但很快被掩盖了过去。

“老公?你今天不是公司安排晚宴吗,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如果不早点回来,怎么能发现这些呢?”我强忍着心里的愤怒与困惑,故意把情趣内衣拿起来,放到鼻子前闻了闻。

我能看到,张晓茹眼神慌乱了一下。

“讨厌,本来是想偷偷买回来给你一个惊喜的,怎么今天刚拆开就被你发现了,你不准看!”她一边娇嗔着,一边过来抱住我,用双手捂住我的眼睛。

惊喜?的的确确是惊喜,真是好大一个惊喜啊!

感受着柔软身体传来的温度,我的心里却一片冰凉。

“叮咚!”这个时候,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又响了。

我面不改色地朝着那里努了努嘴,道:“老婆,你手机响了。”



2、

面色羞红的张晓茹只是扭头看了一眼,然后就转过头来,用她酥手捏了捏我的耳朵。

“瞎说什么呢,你连自己老婆的手机都不认识了吗,我的手机在那呢。”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一部一模一样的果系手机正平静地躺在枕头旁。

“那这个是……”

“是萌萌的手机啦,她今天来找我玩,结果丢在我这里了。”晓茹对我吐了吐舌头,“你是知道的,我平时压根就不会买什么情趣……内衣……,这些都是我拜托萌萌帮我买的。”

老婆口中的萌萌,全名孙萌萌。

她是我和老婆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也是老婆的舍友闺蜜。

所以那部手机其实是孙萌萌落下的?

不,不对,那为什么在群聊里面,被艾特的人备注是“小茹”呢?

我的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相信她说的话。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再抬头,晓茹已经把那套衣服穿上了身,她的眼神勾芡拉丝:

“老公,今天是例假后的第二周,咱们今天好好努力……要个宝宝。”

说完,就朝我扑了过来。

在这以后,我内心的怀疑暂时搁置。

之后的几周,留了个心眼的我也经常早早回家,时不时来一个突击检查,但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可能真的只是我多想了?

这一天,正当我愣神间,在公司的咖啡机旁有人拍了拍我肩膀。

抬头一看,是我团队里的搭档沈哲。

“在想什么呢?看你双目无神,心不在焉的。”

“哈,老沈,没,没有什么。”我抿了一口黑咖啡,已经有些冷了。

突然,沈哲悄悄凑过来,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别说做兄弟的没想到你,是工作压力太累了吧,我这里有个群,只有上流社会的人才能进去,释放释放压力。”

说着,他打开手机,朝我亮了亮屏幕。

当看到手机屏幕的时候,我的瞳孔猛地一缩。

在屏幕上,沈哲口中的群赫然正是——捐精俱乐部!


3

通过沈哲的介绍,我明白了这个俱乐部的运作形式。

所谓的捐精俱乐部,实际上是一个打着“免费人工授精”名号的地下组织。

在它的宣传里面,以社会上层名流的成功人士作为噱头,百分百成功怀孕为卖点,吸引了许多二三十岁的妙龄女子。

这样的女子在捐精俱乐部里面,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做“羊羔”。

而像沈哲这样的,则是属于捐精俱乐部的特殊会员,每一位特殊会员在加入俱乐部以前,都会进行一次全方位的调查,从财产、职业、学历、长相等多个方面筛查。

成功加入捐精俱乐部,成为特殊会员后,每一次“活动”时,就会有参加的资格。

活动日,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一场大乱趴,组织者会严格登记每个羊羔的例假周期,然后划定每个月的活动日。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被抓起来吗?”我听完沈哲介绍以后,不可思议地问。

沈哲却不以为然地嗤笑道:“易哥,你out了,这完全就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那些羊羔们,要么是没钱去正规医院做人工授精,要么就是想要结识上流社会精英的麻雀女。不管怎么样,她们都是自愿的。”

“我们违法了吗?不,我们并没有。”

“怎么样,易哥,有没有兴趣加入俱乐部?在这里面,不管是二十岁的女大学生,还是三十岁的丰满人妻,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玩不到的……”


The End 微信扫一扫

文章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除非注明,否则均为viewtbook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访客 访客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6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